保守派人物莱希将当选伊朗下任总统伊核协议有新变数?

伊核协议的前途仍是伊朗内外政策的焦点。重启伊核协议是伊朗既定的外交政策,不会因为总统更迭而改变。实际上,保守派的身份可能会赋予莱希更大的自由度和行动空间。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当地时间19日报道,伊朗总统选举委员会主席宣布了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的初步统计结果。初步统计显示,已清点2860万张选票,伊朗司法总监易卜拉欣·莱希赢得了1780万张选票,得票率约为62%,大幅领先其他总统候选人。

如无意外,莱希将赢得本次大选。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金良祥接受深海区采访时表示,尽管莱希被认为是保守派代表人物,但基于发展国内经济的首要任务,莱希必须推行务实的外交政策。

“实际上,因为莱希来自保守派,其推行外交政策将受到相对较少的国内掣肘,执行力将更强。”金良祥如是说。

易卜拉欣·莱希现年60岁,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伊朗司法体系工作,2014年担任伊朗总检察长,并从2019年起担任伊朗司法总监至今。

保守与强硬,是莱希鲜明的政治标签。一方面,他在伊朗国内外被认为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忠实追随者,坚定维护政教合一的体制;另一方面,莱希近年来领导的反腐运动为不少人所称道,反腐也是莱希在竞选期间的主打牌。

18日,头戴黑帽子的莱希被拍摄到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南部的一座寺投票。根据官方传记,莱希在哈梅内伊的领导下学习神学和法学,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马什哈德的一所什叶派神学院任教。

一位改革派政界人士曾这样描述莱希——他在司法部门的背景告诉我们,他服从上级,但对下级非常严格。

2017年,莱希曾参与总统竞选,但最终以排名第二的得票数败给了改革派候选人鲁哈尼。

在此次投票开始前,一批温和派与改革派候选人被剥夺参选资格,导致一部分支持改革的民众无意参与投票。但更重要的是,在经历改革派8年执政后,伊朗的内外境况并未变得更好,原先对改革抱以希望的民众陷入失望。

美国的长期制裁,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放大了伊朗经济的困难。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伊朗去年的通胀率高达36.5%,今年还将升至39%左右。尽管IMF预测伊朗经济将“温和复苏”,但日常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近年来仍然高涨。而美国对伊朗的强硬态度,更激发了伊朗人骄傲的民族自尊心,客观上挤压了改革派的施政空间。

改革派的争议举措,也引发许多民众不满。2019 年 11 月,伊朗政府宣布大幅削减汽油补贴,导致油价暴涨时,伊朗100 多个城市爆发抗议。正如德黑兰一家餐厅的经理拉扎维18日对《》所说,“对普通人来说,无论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都没有区别。看看吧,改革派掌权8年,现在就是这样。”

莱希在竞选中承诺为低收入家庭建造400万套新住房以改善民生。图源:Getty

莱希很清楚,其政治生涯取决于对经济与民生难题的应对,而这又在相当程度上有赖外部制裁的解除。换句话说,伊朗核协议的前途仍是其内外政策的焦点。

西方舆论圈对此多不看好。首先,莱希曾因参与1988年大规模政治清洗而遭美国制裁,欧盟也因他在2019年伊朗全国抗议中的强硬态度对他实施了制裁。其次,由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年事已高,伊朗国内及西方舆论普遍认为莱希是其继承人的热门候选,因此他很难背弃哈梅内伊的强硬反美立场。

2018年5月,在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后,哈梅内伊就表示“我从第一天开始就说过,不要相信美国”,并于同年9月称当初允许时任外长扎里夫与美国谈判并签署伊核协议“是一个错误”。

去年1月,伊朗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最后阶段,放弃伊核协议中的最后一项关键限制,即“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此前分析称,如果莱希胜选,那么伊朗将在国内和外交事务上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意大利亚洲新闻通讯社18日评论,莱希的胜选将美国和欧盟置于一个“困难的境地”,因为很难想象美国总统拜登会同一位受过美欧制裁的伊朗总统签署核协议。

“伊朗开始出现向保守主义转变的倾向”,“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8日表示,在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并重新对德黑兰实施制裁后,“伊朗人确信他们不能用友好的语言与西方交流”。

俄科学院中东国家研究中心专家萨任18日也表示,若莱希胜选,伊朗的所有政府部门都将处于激进保守派的控制之下。在外交政策上,伊朗或将增加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对抗,革命卫队和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等地武装组织的活动或将进一步加强,“可能给中东局势造成更多紧张”。

但金良祥表示,重启伊核协议是伊朗既定的外交政策,不会因为总统更迭而改变。实际上,保守派的身份可能会赋予莱希更大的自由度和行动空间。

不过金良祥也强调,能否重启协议不仅取决于伊朗,关键还取决于美国的态度。伊核协议相关各方已于今年4月初开始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多轮谈判,讨论美伊恢复履约的问题,伊朗鲁哈尼政府虽多次对谈判进展表示乐观,但时至今日,美伊两国仍未恢复履约。

拜登曾承诺,如果伊朗完全履行协议的义务,美国也将重新加入该协议。但拜登也面临来自美国国会和以色列的压力,后者坚决反对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