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岛连环杀手的双重生活:曼哈顿资深建筑师家藏300支枪专杀性工作者

已婚的曼哈顿建筑师雷克斯休尔曼(Rex Heuermann)于上周五被捕并被起诉,他被长岛当局指控为臭名昭著的吉尔戈海滩连环杀手。

现年59岁的休尔曼来自马萨皮克公园,周四晚些时候被捕,被指控杀害了三名妇女,并且被认为是十多年前被杀的第四名妇女的主要嫌疑人。

2010年至2011年间,警方在纽约一条海滨高速公路上总共发现了11具尸体,其中包括10名成年人和一名幼儿。警方逮捕了休尔曼,指控他犯有三项一级谋杀罪和三项二级谋杀罪,并相信有证据表明他与第四起谋杀案有关。 当局目前认为不是所有的谋杀都由休尔曼一人犯下,不过目前还在调查休尔曼与纽约市其他未破悬案之间的联系。

周五,通过律师,休尔曼对谋杀三名女性的六项指控进行了无罪辩护,在整个传讯过程中一直在笑;周一下午,萨福克县警长办公室表示,休尔曼“目前正在接受自杀监视,这是由该县的心理健康人员决定的。”

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关于连环杀手的一切,以及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抓住他:

十多年来,休尔曼一直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他长岛的家步行去赶火车,在他曼哈顿的办公室工作,他可怕的秘密似乎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被掩埋。

休尔曼在马萨皮克公园出生长大,他每天通勤到纽约市,在那里他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

休尔曼已婚,有一个女儿和一个继子。他是曼哈顿第五大道一家公司的注册建筑师,据该公司网站介绍,该公司曾为大型零售商、办公室和公寓做过商店扩建和其他翻新工程。

周五,他位于曼哈顿以东约40英里的红色小房子里挤满了执法人员、邻居和媒体,穿着防护服的调查人员站在他家的草坪上。

休尔曼从小就住在这所房子里,邻居们说,他们一家长期不与人交往。邻居们指出,在这个小社区里周围都是一排排的独户住宅和保养得很好的草坪,这座年久失修的房子显得格格不入。

巴里奥斯兰德(Barry Auslander)说,住在这所房子里的那个男人每天早上都要坐火车去曼哈顿上班,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提着一个公文包。

在帝国大厦附近的办公室里,休尔曼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大师:他是一位资深建筑顾问,自诩为精通纽约市错综复杂的建筑法规的专家。他给一些客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整个上午都在呕吐,”他的一位老同事告诉《纽约每日新闻》。“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看起来是个普通人。他的女儿就在我们办公室工作,在这里做接待员。”

布鲁克林的一名物业经理史蒂夫克拉姆伯格 (Steve Kramberg)与休尔曼共事了大约 30 年,他称他为“一位善于打交道的珍宝,知识渊博”。但在工作中,休尔曼一丝不苟的做法惹恼了一些人。布鲁克林高地一栋大楼的合作公寓委员会曾聘请休尔曼监督装修工作,该委员会的前任主席凯利帕里西(Kelly Parisi)说,他“与所有人都有敌意”,而且“过于挑剔”,委员会最终解雇了他。

克拉姆伯格说,他上周四晚上与休尔曼通了电话。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健谈,讲着笑话。

在长岛马萨皮克公园的家中,一些邻居认为休尔曼只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通勤者,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他是个威胁。去年夏末,有人看到休尔曼满身是汗,穿着脏兮兮的T恤和短裤,在马萨皮克公园全食超市从一个为孩子们准备的碗里偷小橘子。

“他拿了三个放进口袋,然后又拿了更多,”商店店员塔拉阿隆佐(Tara Alonzo)说。“我说,‘先生,那些是给孩子们的,’”她回忆说。她说,休尔曼对她大吼大叫,而且非常生气,她的经理把他赶了出去。直到周五他的脸出现在电视上,她才再次见到他。

他曾在房子的前院挥舞着斧头,怒视邻居。万圣节时,父母告诫孩子们不要去这栋房子。

“我们走到他们家时会绕过去,”24岁的邻居尼古拉斯费尔肖(Nicholas Ferchaw)对《》说。“他是那种你不想接近的人。对于他被指控,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真的很恐怖。”

休尔曼被指控杀害了梅丽莎巴泰勒米、梅根沃特曼和安布尔科斯特洛。根据法庭文件,他也是莫琳布雷纳德-巴恩斯(Maureen Brainard-Barnes)死亡的主要嫌疑人,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纽约是在2007年7月9日。

24岁的巴泰勒米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09年7月10日。她是一名女郎,在见了客户后失踪。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有人用她的手机给她在布法罗的十几岁的妹妹打了至少六次电话。打电话的人最终向女孩承认他是杀害她妹妹的凶手。

纽约市警方将电话追踪到曼哈顿中城,并在宾夕法尼亚车站和港务局巴士总站附近进行了搜索,但信号消失了。手机记录还显示了一个来自长岛马萨皮克的电线岁的沃特曼来自缅因州,于2010年6月6日失踪。她也在Craigslist网站上做女郎。沃特曼有一个孩子,失踪时她一直住在长岛的一家汽车旅馆里。

27岁的科斯特洛最后一次出现是在2010年9月2日,她也是一名性工作者。她失踪时住在长岛,失踪前去见了一个客户。

25岁的布雷纳德-巴恩斯于2007年7月9日失踪。她同样在Craigslist网站上做女郎。布雷纳德-巴恩斯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住在康涅狄格州,据说她失踪时正要去纽约市。

多年来,一些亲属一直在等待案件破获,这次逮捕让他们感到震惊,也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我从没想过他们会找到这个人,”巴泰勒米的表妹艾米布罗茨(Amy Brotz)说。

萨福克县地方检察官雷蒂尔尼周一对CNN表示,包括DNA、手机记录和证人在内的大量证据让他的办公室有信心证明自己的案子。

巴泰勒米、沃特曼、科斯特洛和莫琳布雷纳德-巴恩斯——被称为“吉尔戈四人组”——都是在2010年警方开始搜寻山南吉尔伯特后被发现的。

吉尔伯特是一名24岁的性工作者,她在橡树滩海滨社区步行离开客户的家后消失在沼泽中。

几个月后,一名警察和他的寻尸犬在附近海洋公园路的灌木丛中寻找她的尸体时,碰巧发现了另一名女子的遗体。几天之内,又发现了三具尸体,彼此相距不远。

到2011年春天,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10具遗骸,其中包括8名女性、1名男性和1名幼儿。

一些遗体后来与在长岛其他地方发现的被肢解的身体部位联系起来,形成了一个令人费解的犯罪现场,从纽约市附近的一个公园延伸到火岛的一个度假社区,一直延伸到长岛的远东。

警方发现了一名名叫杰西卡泰勒(Jessica Taylor)的性工作者的头骨,2003年她失踪后不久,20岁的她身体的其余部分在马诺维尔(Manorville)的一个树林里被发现。吉尔戈海滩附近发现的尸体部位也与2000年在马诺维尔发现的另一具尸体有关。那名女性受害者的身份一直没有确定。

吉尔伯特的尸体于2011年12月被发现,在其他10具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以东约三英里处。

在谈到吉尔戈海滩附近的尸体时,调查人员多年来多次表示,不太可能是一个人杀死了所有受害者。

调查人员已经搜寻了十多年的嫌疑人。去年,一个由联邦调查局以及州和地方警察部门的调查人员组成的跨部门特别工作组成立,旨在解决此案。

检察官展开了复杂的调查,直到2022年3月才有了突破口,检方透露,是一名皮条客的目击证据为他们带来了关键的线索,结束了这个长期悬案多年的谜团。

调查人员当时发现,在杀人事件发生时,休尔曼拥有一辆雪佛兰雪崩(Chevrolet Avalanche)卡车。据这名目击者称,2010年一名受害者失踪时,他看到了一辆同款皮卡停在她的车道上。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警察得知皮卡的消息时,他们已经将搜索范围缩小到马萨皮克公园一小块区域内的几名男子,凶手在受害者失踪前几个小时用一次性手机联系过受害者,那里的手机基站信息让他们相信凶手就住在那里。

2022年7月,他们在休尔曼家外收集到了11个杯子,将其与凶杀现场上提取到的部分毛发DNA样本进行比对,

三起凶杀案发生时,她都在国外或外州。检察官说:“在这些谋杀中使用的粗麻布、胶带、车辆或其他工具很可能来自被告休尔曼的住所,他的妻子也住在那里,(这些毛发)或者是从他的衣服上转移过来的。”今年3月,跟踪休尔曼的警察们在他丢弃在曼哈顿垃圾桶里的一个披萨盒子里,从披萨饼皮中获取了他的DNA,并将其与在杀人时使用的束缚带上发现的头发DNA进行了比对,最终匹配成功。

检察官说,在将休尔曼与皮卡联系起来之后,调查人员最终将他与其他证据联系起来,包括据称用来安排与遇害女性会面的一次性手机,以及2009年巴泰勒米失踪后,一名自称是凶手的人用她的手机给她的一名亲人打过嘲弄电话。

利用地图技术,他们发现给受害者的电话来自与休尔曼相关的两个关键地点:一个地点位于他的家附近,另一位位于第五大道和 36 街曼哈顿中城,在他办公室附近。

法庭文件显示,就在该办公室附近,有人用巴泰勒米女士的手机向她的家人拨打了一系列“嘲讽”电线 月,巴泰勒米女士的妹妹阿曼达收到了一个电话留言。

“你觉得你还会再和她说话吗?”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个温和、平静的声音对她说道。

当她告诉打电话的人她希望再次与她的妹妹交谈时,他回答说他在与她发生性关系后杀了她。几秒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萨福克县地方检察官雷蒂尔尼说,近几个月来,休尔曼密切关注调查,并在网上“痴迷地”搜索有关吉尔戈海滩谋杀案的事实,包括他被指控杀害的妇女的名字,以及有关此案的播客和纪录片。

蒂尔尼说,在被捕之前,休尔曼继续使用一次性手机,光顾性工作者,并在互联网上搜索虐待性材料,包括儿童性剥削图片。

据CNN报道,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在休尔曼家地下室一扇锁着的金属门后面,有一个用墙围起来的保险库,

藏匿的武器包括手枪、左和半自动步枪。调查人员还在他的成年子女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娃娃。

调查人员还搜查了阿米蒂维尔(Amityville)的两个储藏设施,该仓库与吉尔戈海滩谋杀案有关。

目前还不清楚是谁租了这两套储藏室,储藏室的所有者Omega Self Storage也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调查人员表示,他们仍在收集公众提供的信息。萨福克县地方检察官塔尼亚洛佩兹(Tania Lopez)表示,暂时不能透露在休尔曼被捕后从搜查令或公众那里获得的任何新证据。

“现在,我们有大量的信息和证据,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来梳理所有这些信息,”检察官说。

纽约州州长凯西霍楚尔在长岛的一个无关场合说:“这一天等待了很长时间,希望这一天能给这个社区和家庭带来安宁——安宁早就应该到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