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美国版“袁隆平”被誉为是供养全世界的男人

他具有开创性的农业研究帮助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农业变革,把许多人从饥饿中解救出来

在那个马尔萨斯悲观主义盛行的二战后,诺曼·布劳格带领的“绿色革命”更是首次打破了这种类似于末日恐慌的马尔萨斯曲线

马尔萨斯主义:认为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1,2,3,4,5…)增加,而人口是按几何级数(1,2,4,8,16…)增长的,因此生活资料的增加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是自然的、永恒的规律,只有通过饥饿、繁重的劳动、限制结婚以及战争等手段来消灭社会‘下层’,才能削弱这个规律的作用

由于地处偏僻,他的正规教育是在只有一位教师的“一间房”乡村学校(One-Room Country School)开始的

“我见识到食物是如何改变着他们,那里的一切都让我心如刀割”,“大萧条的黑色土壤让我投身农业”

他打算利用墨西哥当地的气候差异,实现一年之内培育两季小麦(小麦为一年一季的农作物)

还培养出了没有光周期性的作物,即对光照时间不敏感,使其可以在多种不同气候条件下生长

的新办法,布劳格与同事研究了近6000种小麦杂交品种,终于在1950培养出了抗秆锈病的小麦品种Yaqui50

于是他们又引进日本的矮化小麦品种Norin10,培养出了既抗锈病又抗倒伏的高产小麦

每开发出一种更优良的小麦品种,他的试验地点就扩增一次,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墨西哥

布劳格刚到墨西哥时,小麦的总产量约为33万吨,只是全国需求量的一半,人们还在温饱线年,墨西哥实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粮食自给自足,共生产了125万吨粮食

1960年,布劳格的农业研究小组解散,因为墨西哥已经可以成立自己的农业科研机构了

那一年,墨西哥全国小麦的总产量为200万吨,是布劳恩刚来时小麦产量的四倍

1962年,布劳格想在正在交战中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推广新的农业技术,但当地政府却认为这会使“西方植物取代本地之父”予以拒绝

当时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就在年终报告中写道:新的农业技术在巴基斯坦和印度取得了重大进步,“这看上去就像一场绿色的革命”,这就是“绿色革命”这个名字的由来

图/ 墨西哥、印度、巴基斯塔小麦产量增长曲线年,也就是在“绿色革命”得名那一年

他还坚信“印度在1980年以前不可能养活2亿以上人口”,并在书中对布劳格的“绿色革命”表示不屑

为表扬袁隆平的突出贡献,他被授予了世界粮食奖,而这个奖项也是布劳格创立的

他开始深入非洲,在贝宁、埃塞尔比亚、加纳、尼日利亚、坦桑尼亚等14个非洲国家试验种植高产农作物

布劳格也一直说,“绿色革命”所发挥的作用,只是“朝着正确的方向继续慢慢调整,没有东西能把世界变成一个理想的乌托邦”

这场绿色革命给人类带来的可能远不止暂时的温饱和和平,还有着另一面的启示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