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GIC独家专访俄科学院权威月球专家:太空领域 中俄是天然的合作伙伴

原标题:CPGIC独家专访俄科学院权威月球专家:太空领域 中俄是天然的合作伙伴

近日,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科研团队通过红外光谱和纳米离子探针分析,在嫦娥五号矿物表层中发现存在大量的太阳风成因水,估算出太阳风质子注入为嫦娥五号月壤贡献的水含量至少为170ppm。

结合透射电镜与能谱分析,揭示了太阳风成因水的形成和保存主要受矿物的暴露时间、晶体结构和成分等影响。该研究证实了月表矿物是水的重要“储库”,为月表中纬度地区水的分布提供了重要参考。

随着探索的推进,月球在科学研究方面展现了巨大的潜力。而对月球的高效研究和利用,离不开其他国家、国际组织及国际合作伙伴的参与。

鉴于希望获得新的突破性科学成果(比如发现月球早期如何形成)与进一步奠定合作探索的坚实基础,中俄两国联合发起了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中俄两国政府签署了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合作谅解备忘录,中俄航天机构发布联合声明,向国际社会发布国际月球科研站路线图和国际合作伙伴指南。

▲根据项目路线图,基础交通设施包括几辆月球车和一个跳跃机器人。双方还计划为月球站配备几个旨在研究自然地球卫星表面的智能微

随着国际月球科研站工作深入,中俄还会适时推出“路线图”和“指南”更新版本,进一步明确国际月球科研站各工程阶段里程碑计划,适时发布合作伙伴加入程序,以确保整体项目稳步推进。

对此,CPGIC专访了俄罗斯科学院主席团成员、俄罗斯太空领域权威专家列夫·泽伦伊。作为俄罗斯太空探索方面的权威专家,他表示,我们一直觉得中俄太空或是空间领域的科学家之间有很大的合作潜力。可以说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因此我对这次的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真的很满意,至少我们的一个想法已经开始实现了。

列夫·泽伦伊(Lev Zelenyi)是俄罗斯著名的物理学家,在空间物理学方面享有世界声誉。他的职业生涯是在俄罗斯(苏联)科学院的太空研究所度过的。他于1972年以初级研究员的身份进入该研究所。他的课题是研究磁层的过程和相关现象。除此之外,他还专注于行星物理学,即月球、火星和金星,以及与太阳系起源有关的基本问题。

自2009年以来,他是俄罗斯月球计划的科学领导者,并负责国际计划ExoMars和Resonance的俄罗斯部分。他在2001年成为太空研究所的主任,这个职位他一直担任到2017年。他在2013-2017年担任俄罗斯科学院的副院长。

列夫·泽伦伊是俄罗斯科学院主席团成员,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空间物理学教授,以及国际空间科学研究所董事会成员。

对于发展我暂时不能给出一个“全景式”的预测。但正如我的老同事此前多次告诉我的那样,上个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中俄的合作是非常认真和富有成效的。苏联慷慨地分享了在太空上的经验,尤其是与中国的朋友在一起进行太空科学研究。在我担任俄罗斯太空研究所主任期间,我也非常高兴看到中国参与到俄罗斯太空电波望远镜Spectr-R的任务中来,特别是参与研究空间等离子体湍流的特殊性的仪器。当时的青年科学家、现在的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王赤教授(CHI WANG)是中俄这些联合活动的推动者。

我们一直觉得中俄太空或是空间领域的科学家之间有很大的合作潜力。中俄小组举行了3到4次的会议,我们准备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新颖的、具有挑战性的太空联合项目清单。此外,我们还针对合作项目中的遇到的这些想法的预算问题进行了讨论。因此我对这次的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真的很满意,至少我们的一个想法已经开始实现了。

太空探索必然需要国际间的共同努力。俄罗斯和中国有着悠久的政知、经济、社会和科学伙伴关系,可以说是“天然的合作伙伴”。目前我们主要在机器人任务之间的合作达成了一致,但我期待着双方的合作未来能够延伸到载人飞行领域。

这是个非常合理的决定,事实上,月球是地球的“第七个大陆”,在本世纪人类必将开始探索。月球现在是未来十年俄罗斯太空计划的“中心”。俄罗斯计划在宇航员飞行之前发射机器人任务Luna-25号-28号月球着陆器。

而中国的航天计划中一个月球任务也占到了非常大的部分,而且已经非常成功。因此,中俄两国不仅希望获得新的突破性科学成果(比如发现月球早期如何形成),而且希望为进一步合作探索奠定坚实的基础。

在纸质提案上制定计划和承诺是很容易的,我更喜欢在得到成果后再去谈(这方面的内容)。

我们知道中国六月上旬成功发射了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中国人也首次登上了自己的空间站,您如何看待中国的空间站建设?

(中国空间站的建设)这是中国设计师和工程师取得的巨大成功。(尽管相比于国际空间站体积上小)空间站的大小并不重要。我真诚地表示祝贺!我认为我们(中俄)可以讨论进行一些联合实验。祝福中国载人飞行任务好运并取得成功!

编 者 注 :在全球航天探索大会(GLEX-2021)上,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表示,俄罗斯与中国正在讨论俄方宇航员“做客”中国空间站问题。罗戈津说:“我们正在与中国同仁讨论这一问题,这也是国际月球科研站建设项目下的一部分。“罗戈津指出,中国空间站的运行轨道有别于国际空间站。因此,可以从东方航天发射场实施载人飞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