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打赢了阿拉伯国家但阿拉伯世界才是赢家

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扎根,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眼中钉肉中刺,中东没有不反以色列的国家,只是因为美国关系和现实利益,反以的程度轻或重的问题。

从以色列建国之日起,这个国家就战乱不断,但这个弹丸之地,却能屡次赢得和阿拉伯各国的战争,站稳了他们口中的“应许之地”。

历史上曾发生过五次中东战争,都和以色列有关,其中第四次中东战争对于世界局势的影响最大。它使得阿拉伯世界的国家,史无前例地团结在了一起。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大意轻敌的埃及和叙利亚军队,仅仅过了六天时间,就丢掉了西奈半岛的大片土地和重要的战略要地,戈兰高地。

如图所示,西奈半岛是以色列和埃及之间的重要缓冲区。而戈兰高地,在东北面,是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的重要战略要地。

恐怕连埃及人自己都没想到,我强大的埃及,居然这么不堪一击,才六天,就被犹太人打得溃不成军。

但事实已经铸成,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埃及人打碎了牙也要往肚里咽。第三次中东战争中获得的“西奈半岛”,极大增强了以色列的战略纵深。

控制了西奈半岛,那下次埃及再打过来,以色列本土就不会直面威胁。所以以色列非常重视西奈半岛的防线建设,不惜斥巨资,也要打造一条牢不可破的战争防线。

历史上著名的防线有,法国的马奇诺防线,德国的齐格菲防线。那以色列的大将“伊姆·巴列夫将军”就想效法历史,也搞一条属于以色列的防线。

不过巴列夫将军可能没有多想啊,因为上面那两条防线,最后都被突破了,结局都很惨。但铸造军事防线的主意已经打定,以色列政府的钱也从美国那边汇来,逐步到位了。

防线开始打造。这条“巴列夫防线以总指挥“巴列夫”将军的名字命名,位置就在抢下来的西奈半岛的最西边。西奈半岛的最西边是苏伊士运河,运河对面就是埃及。

等于是这条防线就沿着苏伊士运河东岸一路建起来,我们可以看下,这条防线非常长。

沿着苏伊士运河东岸一路建,从最北面的弗阿德港,一直到最南面的苏伊士湾,全长175公里。而且他这个防线的设计理念,和过去防线的设计完全不同。

防线度的超级陡坡,你想要爬上来是非常非常难的。而且这防线的材质,用的不是坚固的钢筋水泥,它用的是沙子,形成沙堤。沙堤的好处是,你炸不坏,要是水泥防堤那炸弹一炸一个坑,一炸一个坑。

但如果是沙堤……智慧的巴列夫将军想,炸弹炸沙子,有的不会爆炸,即便爆炸了,炸出一个沙坑,那上面的沙子也会迅速把这沙坑填满,你白炸。

这就像你再厉害的拳头,打在棉花上,棉花不受伤害,还会重新弹起来。在经过了多次爆炸实验后,巴列夫确认,沙堤方案,非常可靠,不管敌人怎么炸,都没用。

另外,巴列夫还在沙堤防线上,布置了许多个核心碉堡。碉堡也都非常厚,足以应付当时威力最大的炮弹。

除了碉堡外,相应的反击也必须有,机枪哨兵肯定是不会少的,机动性强的自行火炮,也为防线增添了保障。

另外巴列夫也考虑到了晚上的情况,万一晚上埃及人偷偷摸过来怎么办?于是他在沙堤上布置了长长的喷油管道,一旦发现埃及人偷渡上岸袭击,这些喷油管道立刻喷出石油,然后点燃石油,形成一道烈火熊熊的火墙,任何人就别想靠近了。

然而50年太长,仅仅过了6年,埃及人就杀回来了,当年你给埃及的“六日耻辱”,埃及过了6年,势要讨回来。

埃及总统萨达特打电话给叙利亚,约旦,伊拉克等国领袖,秘密商讨再搞以色列的计划。这群人最后决定,在赎罪日,也就是1973年的10月6日,东西两面夹击以色列,让以色列首尾难顾。

这日子挑的好,赎罪日是犹太人最神圣的宗教日子,在这一天所有犹太教信徒都禁食,不工作,许多士兵在这天也回家过节。他们脱离尘世,行赎罪礼,以达到内心的洁净和在上帝面前的洁净。

这是每个犹太教徒都必须遵守的宗教节日,这一天不说以色列是座空城吧,但绝对是以色列一年里战备最脆弱的一天。

不过在进攻发起前,以色列察觉到了对岸的异动。埃及有大量的部队正在集结,参谋总长报告情况后,要求对埃及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

毕竟以色列是小国,战略纵深浅,战火最好别在以色列的土地上燃起。但国防部长坚决反对先发制人,他说埃及只是在虚张声势,因为埃及在1972年和1973年3月,都搞过类似的部队集结。

看起来要打了,可最后都没打,害得以色列军队疲于奔命的到处调派。这回1973年10月,也一样是虚张声势。

国防部长和参谋总长,吵个不停,他们吵的是军事问题。而以色列总理则从政治上考虑这个问题。

以色列总理说,以色列非常依赖美国支援,如果以色列先发制人,先起战端,那在国际上,在联合国,完全站不住脚。到时候不会有任何国家支援我们,包括美国。

1972年欧洲各国就因为遭到阿拉伯国家禁运石油的威胁,而彻底停止了对以色列提供武器和军需品,只有美国还肯运武器和石油给以色列。

所以一旦以色列挑起战争,那美国也开始禁运以色列的话,以色列必定完蛋。这位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女士,真的是个聪明人。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美国源源不断地给以色列提供武器和石油等各种物资的援助。但事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也很明白地告诉了以色列总理,当时,如果是以色列先发制人,挑起战争的话,那美国连一根螺丝钉都不会送给以色列。

这边以色列放弃了先发制人的机会,但请别忘了他们还有引以为傲的“巴列夫防线”。巴列夫防线,是犹太人的骄傲。

1973年10月6号,埃及30个机场,同时起飞240架飞机,飞过苏伊士运河,开始对巴列夫防线上的以色列防空网,狂轰滥炸。

由于正逢赎罪日,不少战斗机飞行员都回家赎罪了,埃及空军如入无人之境,迅速取得了战场制空权。制空权一取得后,埃及陆军就大胆地开始了渡河表演。

先是秘密特种部队,“蛙人”横渡苏伊士运河,蛙人部队爬上岸后,专找埋在沙子里的石油管道。这些石油管道是用来紧急时刻“喷油放火”用的。特种蛙人将石油管道的出口一个个堵住,让以色列的“火墙”战术,毫无用武之地。

火墙解决了,那沙墙呢?可就更简单了。当时“巴列夫”号称这条防线牢不可破,再凶猛的炸弹炸在我们沙堤上,都像是重拳打棉花,没屁用。

埃及将军在面对以色列“巴列夫防线”时问手下,这沙堤防线我们该怎么突破?没想到话还没问完,手底下的一个工程小兵跳出来说,用水啊,只要用大功率的水泵,喷射水枪,这傻子防线,不堪一击。

埃及军方立刻测试了该方法,果然发现只要集中多个大功率喷水枪,朝着一个地方冲,那这个地方的沙堤就会崩溃。

于是埃及政府紧急联络了英国和德国的供应商,从英国和西德手里,买来了450台消防用高压水泵。当时英国人还很奇怪,埃及买这么多高压水泵干什么?

10月6日,巴列夫防线前,大批埃及两栖登陆车搭载着高压水泵装置,直接从苏伊士运河里抽水,猛烈冲刷眼前的这堵沙堤。

仅仅用了三个小时,整条巴列夫防线上,就冲出了十几个缺口,大量埃及坦克等装甲部队冲破防线,进入西奈半岛。

原本埃及估计,进攻“巴列夫防线万名军人的生命。但实际上埃军只阵亡了208人,损失了20辆坦克和5架飞机。巴列夫防线的重大胜利,让埃及人激动的跪地,亲吻那失而复得的国土。

而在埃及人攻陷巴列夫防线的同时,以色列东北面的叙利亚,也用1300辆坦克对阵231辆坦克的绝对优势,大败以色列装甲部队。

以色列东西两面,腹背受敌,情势极为恶劣。但以色列全国上下都在过赎罪日,眼看着再赎罪下去就要亡国,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女士,将所有重要官员全都找到自己家的厨房。

但此刻以色列的情势已极为凶险,最新消息传来,看到埃及和叙利亚都大获胜利的消息,一开始还在观望的约旦和伊拉克,也立刻派出军队,从侧翼,夹击以色列。

当时的以色列总参谋长,就是那个坚持“先发制人”打埃及的老兄无比悲观说:只要埃及军队继续进攻,以目前以色列军队的动员情况来看,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以色列,可能面临亡国。

而此时,即便再紧急致电美国,美国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派出那么多部队,来支援你。万般无奈下,在厨房里的这群以色列高官们,纷纷跪下,祈祷上帝,能再次眷顾以色列。

然而事情就是那么诡异,以色列最担心的事,并没发生。在西奈半岛突破了“巴列夫防线”的埃及主力部队,并没有继续朝以色列进军,而是鬼使神差的停在了那里,停止了进军。

根据后来的解密资料显示,埃及主力部队突然停止进攻,当然不是什么上帝显灵,而是因为埃及军队的恐惧。

当时以色列最大的优势是空军,因为赎罪日的关系,飞行员回家赎罪了,才让埃及在巴列夫防线夺取了制空权。

但飞行员赎完罪总会回来吧,埃及非常害怕装甲部队的冒然进攻,会成为以色列空军的靶子。毕竟埃及空军不是以色列空军的对手,第三次中东战争时,以色列空军留给埃及空军的恐惧还历历在目。

这份恐惧感犹如梦魇一般,让埃及在获得大优的情况下,止步不前。其实根据当时的情况,以色列的动员能力没那么快恢复,飞行员也没那么快从各地跑回战机上。

而且以色列北面还有叙利亚的上千辆坦克,那里也需要空军协助。所以只要埃及大胆进军,以色列必亡国。只是被打怕了的埃及人,对以色列空军已经有了本能的恐惧。

所以他们不敢冒然进军,相反的开始卖力的干一件事情:他开始在苏伊士运河的西岸,连夜修建防空网,从苏联买来的防空雷达,防空导弹和防空火炮,构筑成一道紧密的防空体系网。

而在以色列这边,见埃及居然占了大优却按兵不动,真以为是上帝显灵了,于是他们立刻组织力量,先解决东北边的叙利亚。

十几万以色列预备役部队开始集结,在强大空军的配合下,大败叙利亚部队。以色列军队,迅速跨过了1967年协议所规定的停火线,战火直逼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

叙利亚军事指挥官急得直打电话给埃及:犹太人都打到我首都门口了,你那怎么还不出兵啊?

没想到埃及将领淡定地说,这是以色列“引诱我出击”的战术,他们知道埃及的装甲部队没有空军保护,所以一直想引诱我们出战,好利用空中优势全歼埃及装甲部队。埃及人不会上这种愚蠢的当!

埃及已经布好了强大的防空网,只等以色列空军,自投罗网。叙利亚指挥官听了,半天讲不出一句话,大骂埃及人愚蠢,被以色列打怕了。

这边叙利亚威胁得到了解决,以色列转手就开始处理埃及了。埃及有强大的防空导弹在等着以色列,可以色列他又不傻,明知你防空导弹等着他,他还往上撞?

以色列必须派出一支突击部队,突破埃及的前线防御部队,深入敌军后方,去摧毁那藏在苏伊士运河对岸的,防空火炮和防空导弹基地。

这是个难度非常大的任务。要知道现在的战况是,苏伊士运河两岸全都被埃及占领了。以色列想要冲到河边,还要跨过河,去打河对岸的防空导弹基地,谈何容易?

以色列装甲师师长“沙龙”,拿出美国人刚送来的还热着的间谍卫星照片,照片上清楚显示,在埃及南北军团中间,有一条宽约400多米的结合部。

天赐良机,通过这条结合部,就能打的到达苏伊士运河岸边。10月16日,以色列反击部队与埃及军队在苏伊士运河东岸,难解难分。与此同时在埃及的伊所姆地区,有一座横跨苏伊士运河的浮桥。

这座浮桥连接苏伊士运河两岸,是埃及军队通过和运输物资的重要桥梁,桥两侧都有军队和火炮把守。10月16日下午1点,一支有着20多辆坦克和大批装甲车的部队,从前线方向疾驰而来。

这是个奇怪的现象,因为埃及正往东打,怎么装甲部队突然往西走,又回来了呢?守桥军官如临大敌,炮火都已经装膛了,而当装甲部队逐渐靠近时才发现:来的是清一色的苏制坦克和装甲车。

那不是以色列部队,因为犹太人用的都是美式装备,那是埃及自己的部队。到了跟前,埃及军官看的更清楚了,装甲车上的士兵穿着埃及军服,手持AK47冲锋枪,脸上布满了血迹和灰尘。

显然是刚在前线和犹太人打了场血战下来的。装甲车队在浮桥前停下接受检查,一个少校军官从坦克里跳出来,用流利的阿拉伯语向守桥士兵说:辛苦了。好兄弟,保佑你们。

士兵马上敬礼,并回问说,少校阁下,请问你是哪支部队的?少校说,我们是21装甲师的,奉命回运河西岸执行重要任务。

士兵一听是21装甲师的,立刻肃然起敬。这21装甲师可是埃及的王牌部队,之前摧毁巴列夫防线,夺回了西奈半岛的英雄部队,就是21装甲师。

那你说守桥士兵,能不尊敬有加吗?很快守桥士兵就让了路,为这支“21装甲师”放了行。然而,这哪是什么21装甲师啊,这是一支由犹太人伪装成的以色列突击队。

这些苏制坦克和军服武器,都是先前多次和埃及交战,所缴获的。现在重新装扮装扮,喷上埃及标记,再找个会流利阿拉伯语,且还要是埃及东部口音的人,来充当少校,如此蒙混过关。

以色列部队通过浮桥后,迅速朝着运河西岸的防空导弹基地疾驰。他们的死命令就一个,彻底摧毁埃及的防空阵地,为此就算这支部队牺牲在西岸,也在所不惜。

由于埃及的主要兵力都部署在东岸前线和以色列对峙上,西岸后方守备兵力有限,也根本没想到犹太人会来这么招暗渡陈仓,骗开守军大门的招数。

只用了一天,以色列装甲部队就摧毁了埃及人花费巨资所打造的防空导弹和防空火炮基地。

防空基地被摧毁,埃及等于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以色列空军立刻升空,夺取战场制空权,苏伊士运河的空中走廊被打通。

以色列空军,屠杀式地轰炸埃及地面部队,迅速扩大优势。10月23号,在强大空军的掩护下,以色列军队全面反攻,夺回了西奈半岛。

赎罪日战争,结束了,以色列再次战胜了阿拉伯联军,又一次的奇耻大辱。终于让阿拉伯国家,罕见的团结在了一起。

1973年11月5日,中东所有的石油输出国组织齐聚到科威特举行了重要会议。这群首脑和王子们共同决定,提高石油价格,以摧毁西方经济。

他们一上来就决定,先把油价提高70%。随后他们又同意,从本月开始,每个月减产5%。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世界迎来了第一次石油危机。

当时西欧、美国、日本用的大量石油都来自中东。随着石油不断减产,油价飞速上涨。赎罪日战争前,油价只有3美元一桶,到了1974年年初,石油价格来到了每桶12美元。

这短短几个月,油价暴涨4倍,这使得西方国家的支出大幅增加,通货膨胀,经济一片混乱。但油价再高,你也得买油啊,你不可能说油价高我就不买石油了。

而且由于阿拉伯国家罕见的团结一致,在油价快速上涨的同时,也赚了个盆满钵满。最典型的例子是世界最大产油国“沙特”。

1971年沙特的石油收入只有14亿美元。而石油危机爆发后,沙特的石油收入,超过了1000亿美元。

如此巨量的财富涌入了沙特,也涌入了中东各个产油国,让这些原本贫穷的国家,不用经过什么艰苦努力,光靠着卖油,就过上了土豪般的生活。

1973年,看上去以色列打赢了第四次中东战争,再次狠狠得羞辱了阿拉伯世界。但另一面,阿拉伯世界的产油国们,却因为中东战争而紧紧团结起来,制造了第一次石油危机,从而狠狠发了一笔横财。

几年间从一个赤贫的国家,跃升为不愁吃喝,只知享乐的土豪国家了。那你说,这场第四次中东战争的最大赢家,是谁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