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臣?叛徒?萨达姆外交部长阿齐兹主动向美军自首落得凄惨晚年

作为曾经在伊拉克叱咤风云,在国际交往中游刃有余的伊拉克前外交部长,之前的种种经历正好是他在监狱里的谈资。

在狱警和其它囚犯的眼里,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老头一直比较沉默,但只要给他一个话题,他七拐八绕总能扯回他在伊拉克的那段岁月,只是并没有几个人愿意听这些。

2015年,阿齐兹因为糖尿病、心脏病等一系列疾病而躺在监狱医院的病床上,他的人生也因此走向终结。保外就医的申请早已经递交上去,但是却始终没有半点回音……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阿齐兹的凄惨结局。

他曾和萨达姆是最亲密的战友,配合堪称极为默契,因而他也被称为萨达姆的忠臣之一。

当一个人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他的种种往事便会涌上心头,他的去世极为凄惨,十二年的牢狱之灾让他虽生犹死,只有那些他保守一生的秘密陪他入土。

阿齐兹到底算是忠臣还是叛徒?他在萨达姆的指挥下又做了些什么?他的那些光辉往事,都已经随着他的离世而散去,只给后人留下一座茕茕孑立的坟茔。

伊拉克是两河文明的核心地带,两条大河穿境而过,古老的两河流域曾诞生过灿烂的文明,即便是湮灭之后还为这里留下了极为丰富而宝贵的资源。

但是,由于这块土地处于亚欧非大陆的交汇地带,历来都是世界上局势最为动荡的地区,尤其是近代以来,伊拉克长期被英国进行殖民统治,人们艰难的生存着。

经历过长时间的殖民统治,民众的不满情绪逐渐滋长,而英国为解决民族矛盾而不得已寻找自己势力代言人。而其代言人也不甘于长期受到英国的唆使,便逐渐开始收回权力。

1932年,伊拉克获得了完全的独立,而统治这个国家的却是费萨尔王族。虽然在经济上处处被英国掣肘,但好歹在行政上属于独立国家。

就在伊拉克彻底独立的第五年,阿齐兹出生在伊拉克北部小镇一个普通的厨师家庭,而令人意外的是,这在普遍信仰教的阿拉伯世界中,竟然是少有的基督教家庭。

阿齐兹出生时父亲给他取名为米克哈尔·尤哈纳,阿齐兹的名字是他此后为了融入萨达姆核心团而自己修改的。

话说回来,阿齐兹的家庭除了宗教信仰不同外,其它便再也没什么不同。和当时普遍的民众生活一样,简单、劳碌,且收入水平不高。

不过好在阿齐兹从小就是个热爱学习的孩子,进而在他18岁那年就考上了巴格达大学,毕业之后就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教师。

如果按照此时的人生轨迹,阿齐兹能够在教师岗位上坚持一生,或许他的命运将大有不同,只可惜他很早就加入了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在教师的身份下还有这样的另一重身份。

五六十年代的伊拉克可谓是动荡不安,除了国王费萨尔二世的残酷统治外,还有各路政党的不断崛起,其中势力最大的当属自由军官组织和阿齐兹所在的复兴社会党。

首先是自由军官组织在卡塞姆的领导下推翻了国王的统治,而仅仅五年之后,复兴社会党又推翻了卡塞姆。

从此,复兴社会党便主宰了伊拉克的政坛,而作为有学识、懂交际的阿齐兹也开始在政党的安排下成为了巴格达电视台台长,同时还兼任《群众报》的编辑部主任。

此后阿齐兹利用自己的舆论阵地,向伊拉克民众宣传复兴社会党的施政纲领。作为政府的喉舌,阿齐兹也因此不断参加党内的会议和聚会,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结识了与他同样年轻的萨达姆。

当时两人都不到而立之年,对于国家的现状都极为不满,两个人越聊越投机,从此便成为至交好友。

在交流的过程中,阿齐兹也看出萨达姆是一个对权力有着极度渴望的人,而且他气度不凡,故而与萨达姆交好,也算是阿齐兹的一种政治投资。

从1963年到1979年的十几年时间里,阿齐兹始终活跃在伊拉克的主流媒体之中,一手掌握着大量的国内外情报,而他也随时与萨达姆一起交换信息,两个人就在这样的长期“合作”中逐渐建立起了情同兄弟的战友情谊。

也正是在此期间,萨达姆疯狂发展自己的势力,在阿齐兹等一票忠实拥趸的帮助下,于1972年控制了整个伊拉克的实权。而阿齐兹的地位也一路攀升,无论在党内还是在国家职务上都占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1979年,萨达姆正式就职伊拉克总统,同时提名阿齐兹担任政府副总理,至此阿齐兹真正成为了萨达姆的左膀右臂。

回顾阿齐兹的从政路,他个人的能力是不可磨灭的,长期的新闻工作让他对各种情报消息极为敏感,更难得的是他还善于分析消息,梳理出对自己有利的诸多方面,看似平静,实际却掌握着整个国家的每一丝风吹草动。

在加上他本人的隐忍与坚韧,他能得到权力狂人萨达姆的青睐,自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然而被萨达姆委以重任之后,他就能真正融入萨达姆的核心圈子吗?

萨达姆对阿齐兹有知遇之恩,中国有句古话“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用在阿齐兹对萨达姆的态度上也丝毫不为过。在阿齐兹的心里,只有萨达姆能够实现自给的政治理想,也只有他能带领国家走向富强。

而在最开始的时候,萨达姆并没有食言。伊拉克是中东的产油国之一,但是无论是技术还是开采权都长期被以英国为首的欧洲强国所占据。

在这种局面下,伊拉克人民只能从事石油工人这样劳动密集型的工种,看白人老爷们在前面用自己国家的石油资源发大财,自己只能领一份勉强饿不死的工资养家糊口。

自从萨达姆上台之后,这种现象得到彻底的改善。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国内经济形势,不仅将所有石油企业完全收归国有,同时也在缓解宗教矛盾方面颇有建树。

在他的带领下,伊拉克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伊拉克人民真正掌握了自己国家的经济命脉,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而这些,都被阿齐兹看在眼里,故而他更加竭心尽力的为萨达姆出谋划策。

但也正当国民经济一片向好的时候,萨达姆的初心却发生了动摇。他本人是教信徒,而但凡是教的信众,只要稍有能力就会做起统一阿拉伯世界的美梦,就像创始人那样,缔造一个庞大的阿拉伯帝国。

对待战争,阿齐兹的态度一贯是保守的,但自己此时已经别无他法,只能坚定的站在萨达姆的一边。随着双方战事的日渐焦灼,国际社会也也开始对战争动态保持高度关注,而这本身就是一场由伊拉克发起的非正义战争,最开始的时候就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为了扭转国际舆论带给伊拉克的压力,1983年,萨达姆决定由阿齐兹兼任外交部长。

萨达姆自然有他的考虑,以阿齐兹的交流能力和谈判水平,足以让伊拉克在国际社会上重新树立起良好的形象,对这一点他有充足的信心。

果然阿齐兹也没让萨达姆失望,他马上代表伊拉克频繁出访世界主要国家,他巧舌如簧,以石油为谈判的筹码,使各西方大国纷纷站到了伊拉克一边。

仅仅上任1年后,在阿齐兹的努力下,伊拉克与美国恢复了中断长达17年的外交关系。此后西方国家不仅大量从伊拉克购买石油,还向其销售军火并提供战争贷款,阿齐兹的名声在国际上彻底叫响。

但是尽管阿齐兹为萨达姆立下了如此汗马功劳,在外界声音中他是萨达姆集团的“四号人物”,不过只有阿齐兹本人才知道,他已经开始被萨达姆“边缘化”,或者他从来没有进入过萨达姆的核心圈子。

而一切的基础就在于,阿齐兹是萨达姆集团中惟一的基督教徒。萨达姆本人是位,而作为阿拉伯国家的伊拉克,阿齐兹在其中就显得是个异类。

虽然阿齐兹早就为自己改了的名字,但对萨达姆来说,阿齐兹就是个为自己发声的工具人,真正的战略会议将其摒弃在门外,他需要的只是一个面向西方社会的窗口。

从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开始,阿齐兹就与萨达姆逐渐生出了隔阂。对于战争,无论是两伊战争还是入侵科威特的战争,阿齐兹的态度都是反对的,他本人并不像萨达姆那样是个战争狂人。

晚年时的阿齐兹就回忆道:“我劝过萨达姆不要这样做,这样会引起和美国的战争,但他很显然没有听从我的劝告。”

不过既然阿齐兹已经被萨达姆牢牢“绑定”,即便再怎么违心,他还是要为入侵科威特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以此缓解西方社会的舆论压力。

只是这次阿齐兹的努力并没有收到理想的效果,美国接入海湾地区,海湾战争爆发,美国带领盟军军队直接进入,战事瞬间升级。

等到海湾战争结束后,阿齐兹进一步被边缘化,就连萨达姆的儿子都站出来指责阿齐兹的外交政策明显偏向西方社会,再加上阿齐兹敏感的基督教徒身份,他的地位岌岌可危,甚至还面临着人们的怒火。

此后阿齐兹尽量保持低调,面对外面盛传的那些风言风语也不做理睬,虽然萨达姆并没有撤掉他的职务,但他的地位却已经一落千丈。

911事件后,美国展开了对的疯狂报复,而萨达姆却害怕美国会如海湾战争时那样,将怒火转移到伊拉克,于是再次启用稳重老练的阿齐兹与美国交涉。

不过这次美国虽然明面上对阿齐兹礼遇有加,但最后还是以“暗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绕过联合国发起了对伊拉克的战争。

实际上阿齐兹也能看出来,美国对伊拉克的石油资源早已垂涎三尺,他们在中东地区的所有战争,最终都是为了石油。

2003年,美国正式入侵伊拉克。当国家走到了危难境地,阿齐兹不得不站出来,他对媒体郑重声明:“这场仗,要打多久就打多久!”

然而美国的雷霆攻势让伊拉克难有招架之力,很快政府军节节败退,曾经萨达姆所倚仗的“战友”们分崩离析,四散奔逃。

见自己的忠实部下们纷纷溃逃,萨达姆对阿齐兹的忠诚自然产生了怀疑,他命令士兵囚禁了阿齐兹的家人,以他们为人质来命令阿齐兹顽抗到底。

阿齐兹知道即便自己投入战争,也无法扭转如今的败局。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2003年4月,他选择了向美军投降,而作为条件,美军也答应他会保护他的家人。

从2003年开始,一直到2010年,阿齐兹一直被关在监狱里,作为将伊拉克带进战火的萨达姆的帮凶,他在里面的生活自然不会太好过。

2010年10月,伊拉克政局稍微稳定下来,阿齐兹被送上了伊拉克高等刑事法庭,在判决中他被判处绞刑。

不过时任伊拉克总统的贾拉勒却拒绝签署执行阿齐兹死刑的命令,阿齐兹便由此幸运的躲过了死刑。

然而他战争罪犯的身份却是实打实的,随后阿齐兹被送往美国的一家监狱继续服刑。又度过了5年的牢狱生活后,79岁的阿齐兹凄惨的死在了监狱里。

阿齐兹的一生,对国家是忠诚的,对萨达姆也是忠诚的,但这份忠诚,却为他带来了凄惨的命运,实在令人叹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