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保姆拍下10万张照片死后轰动世界

诸如此类的攻击,并没有让她跌落神坛,而是以最自然的方式,将艺术渗透进每个人的生活。

几十年前,一位历史研究的学生以38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堆可能记录90年代影像的负片。带回家冲洗后一看,大吃一惊。

镜头的视角几近完美,优片率高得惊人,在觉察或不被觉察时,拍下了路人最自然的动作。

1926年出生于纽约市的薇薇安迈尔,从小便和母亲生活在一个法国的小镇上。浓重的法语口音和揉合混杂的异国街头文化,成了此后薇薇安的重要标识。

25岁那年,薇薇安只身从法国到美国定居,在芝加哥城郊找了一份保姆的临时工作。之后的40年间里,薇薇安辗转了数十个家庭,换了不少主人。

在平时的休息日里,薇薇安常会带着她的禄来双反相机在各个街道上漫游,随时拍摄那些环绕在她身边的生活瞬间。

她从不与人分享自己的照片,也从不冲印。仅仅希望从快门按下的那一秒中,获得自由。

保姆工资微薄,可这并没能冲灭她对摄影的热情。所以,拍了照片却不冲印,变成她长久以来的习惯。

相比随走随拍,她的街拍更关注入微的人物神态和人性风景。现实、感性或戏虐融合 。小人物的生活苦涩之处,被包揽进这道镜头的万象里。

在她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的不在只是精致的构图和光影,更多的是画面那一刻定格的故事和情感。这些人物有着怎样的人生?他们经历了什么?

在她的镜头下,人物都有一种极其“入神”或“出神”的状态。这种绝对近距离的抓拍、对人性原始情感的短匕相见颠覆了以往所有的街拍大师。

1959年到1960年间,由于继承了一笔来自法国的遗产,几乎不曾旅行的薇薇安,开始了长达多年的游历。

她独自走过了菲律宾、中国香港、泰国、印度、叙利亚、埃及和意大利……所以我们有时能看到她有异域风情的作品。

她的摄影视角独特、构图简洁,从不错过任何一个承载着厚重情绪的“决定性瞬间”。

从她的作品中我们总能看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罗伯特弗兰克和黛安阿勃斯等摄影大师的影子,而她的女性视角、法国背景和保姆生涯又给她的作品平添了许多宁静、细腻、温暖以及戏谑的情怀。

自 1970 年代开始拍摄的彩色相片,带有一丝活泼随性的气息,也能从中发掘她对于色彩的独特见解。

从薇薇安的中,可以看出她的自傲与自信,她从未对着镜头做忸怩或亲昵之态,总像一个旁观者那样拍摄自己。

在这些照片中,她并没有露脸,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影子。这些影子都穿着宽大的外套、戴着礼帽。

她曾经和别人开玩笑说:“我是一个间谍”。很明显,薇薇安享受着一个人的孤独。

大部分时间她穿一件男士夹克、男式皮鞋,戴一个大帽子,不停地拍照。人们推测她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女权主义者、电影评论家。电影,是她的最爱。

马卢夫这样分析她:“她是一个孤独的人,死时没有孩子或家庭或爱情”“她用她的相机,让穷人发声。为此,她研究许多的人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她的影像显示出她看到真理在她身边。”

2009年,83岁高龄的薇薇安在一次意外中离开了人世。她去世后,约翰马卢夫把她的作品发布在网络上,随后还出版了书籍,拍摄纪录片。

自始至终,薇薇安都没有想过成名这件事,也从未期待来自大众的赞美。艺术家的孤独感不会被消解,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创作中,完成共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