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力压皇萨夺冠、四球逆转米兰……他们只能去西乙B怀念从前

马凯、特里斯坦、贝贝托、德贾明哈、毛罗·席尔瓦、多纳托、贝莱隆、久基奇、里瓦尔多、保莱塔、卡普德维拉、巴拉甘、卢克、莫里纳、科洛奇尼、杜舍尔、斯卡洛尼、康西卡奥、安德拉德、阿马维斯卡……这些曾如雷贯耳的球星,连同名帅伊鲁莱塔,在西北海岸小城创造过西班牙的帕尔玛和摩纳哥奇迹。眼见它起朱楼宴宾客,十年间就青苔瓦堆,兴亡看饱。

对于西班牙足坛而言,这是令人沮丧而伤心的日子——曾自上世纪90年代初连续征战西甲20个赛季,力压传统三强夺冠,九次名列三甲,夺得两次国王杯冠军,还在优胜者杯和欧冠杀入四强的“超级拉科”,连亲手为保住西乙席位拼搏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对手富恩拉布拉达多达12名球员核酸检测阳性,拉科鲁尼亚的保级生死战被推迟,其他保级对手纷纷取胜,拉科鲁尼亚时隔40年堕入西乙B联赛的地狱。

两周前,都没人会想到4战3胜1平的拉科鲁尼亚,会突然遭遇三连败,直接被推向降级深渊。

虽然曾经的西甲劲旅最近10年早已没落,从未进过西甲上半区,期间曾四年委身西乙,其余六年在西甲也是为保级苦苦挣扎,如同“慢性自杀”,但加利西亚球迷从未想过“超级拉科”会沦落到时隔40年降入西乙B的地步。之前拉科两次降级均在次年重返西甲,但2018/19赛季,拉科在升级附加赛决赛主场2比0领先,客场被马略卡三球翻盘,球队失去了所有的运气和勇气。

主席萨斯赌气地解雇了输掉升级附加赛的主帅马尔蒂,选择最近六年仅带队进入过一次升级附加赛的安奎拉,灾难就此开始。本赛季西乙前10轮,拉科仅赢了安奎拉前东家奥维多,随后三连败,10月初安奎拉下课时球队排名倒数第二。新帅路易斯·塞萨尔2017/18赛季曾带巴拉多利德通过升级附加赛重返西甲,但他带队10场不胜,第21轮2比1击败特内里费止跌,球队早已叨陪末座。

2013/14赛季曾带领拉科重返西甲的巴斯克斯新年初归来救火,上任一波6连胜,排名一度升到第14位,球迷们开始畅想是否能进入升级附加赛。哪怕疫情停摆,也没有让拉科球迷失去希望。复赛后拉科鲁尼亚一度7场不败,3胜4平稳居第14位。哪怕两周前,都没人会想到4战3胜1平的蓝白军团,会突然遭遇三连败,直接被推向降级深渊。

最后一轮西乙拉科鲁尼亚保级形势已不在自己手中,球队要主场战胜富恩拉布拉达,还要看竞争对手阿尔瓦塞特和卢戈表现。未曾想富恩拉布拉达六名球员核酸检测阳性,造成西甲和西乙复赛以来最大聚集感染危机,比赛被迫推迟。卢戈和阿尔瓦塞特分别取胜,蓬费拉迪纳虽输球,对拉科有对战优势,拉科即便赢了感染人数上升到12人(7名球员,5名教练)的富恩拉布拉达也无济于事。

6年前,巴斯克斯亲手将拉科鲁尼亚带到西乙亚军重返甲级,6年后他只能亲眼看着拉科掉入西乙B的地狱。昔日风光无限的“超级拉科”已有整整40年没有尝到第三级别联赛的苦涩滋味了。谁又能想到,10年前还曾征战欧战的拉科,居然沦落到如此凄凉的境地。

这座20万人口的小城球队,仅靠前主席伦多伊罗在球市的闪转腾挪,难以成为撑起足以长期与传统五强抗衡的豪门。

如果1994年5月14日,久基奇在终场前罚入那记点球,或许一切都会不同。但历史没有假设,拉科鲁尼亚人成全了克鲁伊夫的巴萨梦之队,西甲冠军也在六年后终于圆梦,可是也埋下了21世纪初辉煌无限,其实难以为继的伏笔。这座仅有20万人口的小城球队,仅靠主席伦多伊罗在球市闪转腾挪,难以成为撑起足以长期与传统五强抗衡的强队。

1990/91赛季,依靠久基奇、弗兰这样性价比极高的球员,球队成功升甲,伦多伊罗一向善于慧眼识人,拉科的崛起也是从1992/93赛季以队史最高身价签下巴西双星毛罗·席尔瓦和贝贝托开始。随后多纳托、萨利纳斯、贝吉里斯坦纷纷入队。球队线赛季,里瓦尔多和康西卡奥成为让拉科引援进入千万欧元俱乐部。

伦多伊罗的低买高卖生意也从此开始,里瓦尔多以翻倍价格卖给了巴萨,球队签下阿布鲁和斯卡洛尼,保莱塔,1999/2000赛季再搏一把,拿下马凯、V·桑切斯、约卡诺维奇等名将,一举拿下西甲冠军。同时,俱乐部从球市盈利了2000万欧元,实际投入只有600万欧元。

西甲冠军和欧冠红利让伦多伊罗冲昏了头脑,他开始豪赌,四年里拉科鲁尼亚在球市砸了1.5亿欧元,连续五年位列西甲前三,也杀入了欧冠四强,可俱乐部逐渐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投入。夺冠次年就将核心球员康西卡奥、保莱塔、约卡诺维奇先后卖出。

特里斯坦、杜舍尔、埃莫松、卡普德维拉、莫里纳、潘迪亚尼、塞尔吉奥、贝莱隆、卢克、安德拉德、阿库尼亚纷纷高价入队,随之而来的是球队不得不紧缩银根。从2003/04赛季开始,马凯、德贾明哈、阿马维斯卡、卢克、斯卡洛尼、潘迪亚尼纷纷离队,2005/06赛季毛罗·席尔瓦和弗兰的退役,宣告了“超级拉科”的落幕。

伦多伊罗曾试图再搏一次,但他的眼光愈发不济,功勋名帅伊鲁莱塔和卡帕罗斯离开,而从2007/08赛季的洛蒂纳开始,拉科的衰落就已不可逆转。伦多伊罗是生意人,套现离场成了首选。2014年他离开拉科时,6年间从球市套现超过6300万,而拉科的投入却仅有2700万。

之后的剧情球迷们也都已知晓,拉科换了三任主席,11任教练,联赛始终苦苦挣扎,继任主席比科和萨斯却从球市合计套现超过6000万,却仅投入3500万维持在西甲和西乙低质量生存,悲剧的发生仅仅是时间迟早问题。

特巴斯已经拒绝了拉科鲁尼亚要求最后一轮西乙重赛的申请,也会拒绝他们更加荒唐的扩军提议。

命运对拉科鲁尼亚如此残酷,自己无法在球场上赢得3分争取生机,竞争对手的希望却都是在最后时刻实现:卢戈第84分钟反超比分,阿尔瓦塞特第90分钟获得致胜点球。与西班牙人一样,拉科前两位主帅挖的坑太深,巴斯克斯竭尽全力但也输掉了不该输的比赛,最终酿成悲剧。而且,这场被推迟也已无意义的比赛,还影响了整个西乙的收官。

因为富恩拉布拉达与拉科比赛的结果还涉及到升级附加赛的参赛名额,原本职业联盟赛程是本周四开踢升级附加赛,现在富恩拉布拉达全队隔离,比赛只能推迟到7月30日,升级附加赛也将推迟到8月2日才能开始。职业联盟主席特巴斯对富恩拉布拉达的防疫不力非常气愤,所幸是西乙末轮,没有影响到整个联赛的复赛。

那么,拉科鲁尼亚是否真的确定万劫不复?至少拉科人还抱有一线希望。拉科鲁尼亚俱乐部已决定上诉到职业联盟竞赛委员会,要求西乙最后1轮全部重赛,或者至少涉及保级和升级附加赛名额的比赛重赛,理由是富恩拉布拉达的疫情客观上影响了所有球队。但西班牙足协和职业联盟并没有满足拉科鲁尼亚的要求,蓝白军团决定继续上诉,甚至到体育仲裁法庭,誓要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同样涉及保级的卢戈、阿尔瓦塞特反对最后1轮重赛,涉及升级附加赛名额的埃尔切和巴列卡诺当然也反对,毕竟如果富恩拉布拉达取胜,埃尔切将被挤出升级附加赛。巴列卡诺的问题是队内摩洛哥射手卡斯米违反防疫原则,私下与富恩拉布拉达球员聚餐,主帅帕科·赫梅斯已在赛前将他移出首发名单,重赛对巴列卡诺没有任何意义。

职业联盟主席特巴斯仍然坚持比赛推迟但必须举行,而如果上诉失败,拉科鲁尼亚还有B方案,就是联合同样降级的努曼西亚,要求新赛季西乙扩军到24支球队。理由自然还是最后1轮富恩拉布拉达的疫情,影响了整个降级形势,早已降级的埃斯特雷马杜拉和桑坦德竞技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但涉及保级的5支球队理论上都受到了影响。

当然,特巴斯已经拒绝了拉科鲁尼亚以同样理由要求最后一轮西乙重赛,自然同样会拒绝更加荒唐的扩军提议。对于拉科鲁尼亚而言,不停上诉只是安抚球迷情绪,降级事实上已成定局,只不过是主席比达尔聊尽人事的垂死挣扎罢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