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资深新闻人加西亚:真实的中国不是威胁而是希望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白云怡 高雷】颇有正义感的哈维尔·加西亚曾在西班牙语世界影响力最大的通讯社埃菲社工作。2021年9月,他在推特上连发14条推文,宣布将放弃从事30余年的新闻工作,并强调“西方国家令人厌烦的‘信息战’几乎耗光了我的新闻职业理想”。埃菲社前社长何塞·维拉认为,加西亚因失望而放弃记者职业不是件小事,“我们不能置之不理,尤其是他辞职的原因在于反对‘盎格鲁-撒克逊媒体’挑起的这场令人厌恶的信息战”。近日,加西亚的新书《中国:威胁还是希望》西语版本在西班牙出版发行,英语电子版也登录亚马逊等网络平台。加西亚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写这本书是为了告诉世界那些“中国正在发生且非常重要的,但西方国家乃至世界几乎还不了解的事情”,比如中国的减贫事业。在他看来,在“由美国及西方政治经济势力发起并主导的对华舆论战”下,大部分西方记者很难跳出抹黑中国的套路。正是因为不满来自美国、英国等英语世界的媒体试图决定全球媒体在对华报道上的“议程”,他在经过认真调查和深度访谈后写下了这本讲述真实中国的著作。

环球时报:您在《中国:威胁还是希望》一书中揭穿了一些西方媒体对华报道惯用的“逢中必反套路”,比如说“中国成功的企业家不是企业家而是‘寡头’”、说“中国对外投资不是投资而是‘债务陷阱’”,或者说“中国经济在增长,但代价是……”、说“中国加大环保力度,但代价是……”等等。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写这本书?

加西亚:我之所以决定写这本书,主要是我认为中国正在发生很多重要的事情,但世界尤其是西方却对此毫不了解。比如中国进行的减贫事业,中国为此付出巨大努力,中国(40多年来)贫困人口的减少占全球同期减贫人数的近75%,但世界上对此的讨论却很少。

我觉得如果能让世界上更多人知道这一点会很有意义,它可以成为(其他国家的)一个范例,毕竟贫困依然是当今世界面临的巨大挑战,即便是在西方,贫困也是大众最关心的话题之一。有些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减贫事业说三道四,但它们并没有真正介绍过到底中国在做什么。我希望在《中国:威胁还是希望》这本书中向读者解释,中国到底是怎样消除贫困的,以及未来的规划。

我也想在这本书中介绍中国在生态领域的发展。我认为中国在发展思路上的转变非常有意思。最开始,发展似乎就是为了发展本身,只有数量是重要的,人们并没有那么在意发展对空气、自然环境等造成的影响。但在最近10年,中国政策发生了令人惊喜的变化,现在各级政府和各个领域都很关注可持续发展和生态影响。中国说的“生态文明”其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认为这很值得世界了解。

我在书中也解释了“中国式的实用主义”。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国的政策应该是很教条主义的,但在我看来,中国的改革是一种非常务实的改革。中国政府经常通过一个个“试点”尝试不同的解决方法,并从中找到最佳的方案。这种治理风格非常有意思。

环球时报:这本书出版后在西班牙和其他国家有哪些反响?您熟悉的记者圈子和中国观察者圈子怎么看您对中国的描述?

加西亚:我在推特上表达的一些与中国有关的观点不太为西方记者圈子所接受。我甚至因此失去了一些朋友,其实我以前没有因为观点不同而失去朋友,但当谈及中国时,周围人的反应是很有意思的。即使我没有攻击任何人,只是在推特等一些平台上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总有一些人似乎过于敏感了,他们不喜欢我这样做。但是,如果你有不同观点却不能去讨论它,这实在很奇怪。

不过,这本书在西班牙出版后,在民众中的接受度不错。该书正在进入拉美图书市场。发行出版这本书的是西班牙一家很知名的出版社。在今年6月举行的马德里书展上,它一直位居畅销书榜的“Top 5”之一,很多读者希望通过该书了解中国的情况。这也正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

环球时报:您在书名中提出一个问题:中国对世界来说到底是威胁还是希望?对这个问题,您最终的结论是什么?为什么?

加西亚:在我看来,中国不是威胁,而是希望。把中国形象描绘成“威胁”并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利益、历史、文化特点和它们对中国民众的影响,都让我认为中国是一个和平的国家。中国有过很多以和平思想著称的思想家,所有那些对中国社会和文化有过深远影响的思想家都是热爱和平的人,如写下《道德经》的老子、主张和谐的孔子等等。还有郑和的远航,是为了外交、科学和文化交流,而非殖民和征服任何国家。所以我不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而这种和平发展的理念也影响到了中国自上世纪50年代起的外交政策。

加西亚:没人能预知未来,但从中国的历史、传统,包括从中国和世界发展贸易的利益以及它集中于提升自身民众生活水平的目标来看,我不认为中国有兴趣征服其他国家,或向他国“出口”自己的理念。所以我完全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威胁。

环球时报:最近两年,国际上对中国采取的所谓“战狼外交”有很多讨论。您怎么看“战狼外交”这个问题?

加西亚:我完全不同意“战狼外交”这个标签。我认为中国的外交官比以前更强硬了,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但他们的强势完全不是侵略性的,他们也不是“战狼”。

中国的外交政策其实相当谨慎,正如中国的其他方面一样,中国不喜欢走极端,这是中国政治的特色。

环球时报:我们注意到,您去过中国的新疆和西藏,还在2019年多次去中国香港进行报道。为什么新疆、西藏和香港会成为一些西方媒体最喜欢用来攻击中国的焦点?

加西亚:因为这些媒体需要找到某些东西攻击中国。让我们先来谈新疆。对我来说,新疆的情况很明显,这完全不是什么种族清洗。新疆的民众过得很好,这些年当地取得了很多发展,安全情况更比以前好了很多。

至于香港,2019年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暴力,混乱的局面有必要被终结,否则人们已不可能继续在香港正常生活。我为香港的情况感到非常遗憾,因为“一国两制”曾经在那里运行得很不错,但可惜反对派的变得越来越暴力,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应对当时的局面。

在去西藏以前,我们很多西方人对西藏有一个理想中的、非常诗意的印象,那是一个到处是高山和的地方。西藏的确是那样,它的发展令人惊叹,而这种发展是有必要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在西藏修建了许多公路、桥梁、隧道,这些发展可能不符合很多西方人心中“诗意浪漫”的西藏形象,但这些基础设施确实提升了当地民众尤其是农村百姓的生活水平。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无论是在西藏还是新疆,你可以在几乎每一家商店的牌子上同时看到汉语和藏语或者汉语和尔语。西班牙有些地方也有(西班牙语和少数民族语言)两种语言,但你无法在每一家商店前都看到两种语言的广告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被保存得很好。

我写的都是我看到的东西,并在此基础上思考。我不知道别的记者是怎么看这些事情的,但正如我在书中解释的,我认为一些西方记者不得不表现得,因为这是由美国及西方政治经济势力发起并主导的一场攻击中国的运动。

环球时报:您认为哪些因素加大了西方媒体驻华记者在报道中国时的偏见?比如商业原因,或一些西方新闻奖项的评奖标准,或其国内和国际的政治氛围。有没有来自所谓“政治正确”的压力?

加西亚:我认为,所有这些因素都属于同一个体系。比如,如果你不像他们期待的西方记者那样行事,你就无法得到记者的工作,也不可能得新闻类奖项,什么都得不到。媒体、文化,所有的因素都推动你去把中国描述成负面的。你很难去摆脱这一切的影响,因为如果你不走这条路,你的工作机会和表达机会都会少得多。

环球时报:您是否了解“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这个机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表示,该组织号称“外国媒体驻华记者俱乐部”,但并不能代表近500名驻华外媒记者的心声,其发布的“报告”只是少数西方媒体记者的偏执言辞,是不公正、偏颇报道的典型,与新闻媒体应当秉持的公正、客观立场相去甚远——编者注)?您认为它在美国或西方推动对华舆论宣传战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加西亚:FCCC本身只是一个记者的“组织”,它无法为各家媒体写什么负责。不过,在这类组织里,你确实很难有不同的观点,因为来自美国、英国等国的英文媒体占到了70%到80%,而它们对中国的叙事基本都是负面的。

基本上,如果美国的《》《》发表了一些关于中国的报道,欧洲媒体通常都会跟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英文媒体是舆论议程的设置者,目前这一局面很难改变。在中国话题上,欧洲媒体现在还很难有自己的声音,它们大部分是“自动”跟随了美国媒体的议程。

环球时报:我们反对任何对外国驻华记者的攻击和不友好行为。但我们注意到,现在在不少中国普通民众中,对来自某些国家的驻华记者有一种反感的情绪,您是否能理解这种情绪?作为西班牙的资深记者,您曾在巴勒斯坦、委内瑞拉、德国等国常驻,还担任过中国记者站负责人。您认为中国社会和外国驻华记者该如何良性互动?

加西亚:(在中国工作期间)我在采访方面从来没有过任何问题。当记者的时候,我们曾在街头采访过很多中国民众。有些人会答应接受采访,有些人会表示拒绝,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我们报道过很多中国的社会议题。

我能理解一些中国民众对某些外国驻华记者的防备心理,这其实挺正常的,因为有些外国记者确实会利用这些人的故事满足自己设定的叙事,而他们的叙事又往往是的,民众不愿意配合是意料之中的。所以我理解中国民众的这种情绪,因为在很多西方媒体的叙事中,你确实看不到真实的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