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拜仁破曼联33岁RB莱比锡主帅真战术鬼才!

  33岁,他带领球队杀入欧冠四强、目前占据德甲积分榜次席,让曼联折戟欧冠小组赛、与拜仁打对攻也丝毫不怵,目前也是德国国家队教练的潜在热门人选。这位少年持重、善于学习、战术活跃的少帅就是RB莱比锡主教练纳格尔斯曼。

  在刚刚结束的欧冠生死战中,纳帅顶住压力,用自己多变的战术击败曼联,报了0-5失利之仇的同时从死亡之组出线,将红魔送去欧联与“大哥三弟”会合。

  在周末结束的德甲天王山战役中,纳帅的球队敢打敢拼,与南大王大打对攻,为球迷们奉献了一场3-3的进球大战,目前正值巅峰的拜仁险些被红牛顶翻。

  他的执教能力和技战术设计已极具个人风格,并且日臻成熟,年轻的他俨然已经成为与克洛普、弗兰克、图赫尔比肩的优秀德国教练。

  德国主帅目前在欧洲风生水起,至少这四位带的都是各自联赛的争冠球队,但是德国国家队目前却近况不佳。

  勒夫的固执和坚持让日耳曼战车陷入了传控有余、攻坚不力的泥潭,上个月0-6惨败西班牙后,勒夫尽管保住了帅位,但是这样的留任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死缓”。

  德国不缺名帅,但是论锐意革新的魄力与战术匹配度,年轻的纳帅显然更适合德意志军团。尽管他也表示今年夏天不可能接手国家队,那欧洲杯后就不再考虑考虑么?

  德国队现在呈现出的问题非常鲜明,企图用地面控制去高位压迫对手,但是却缺少锐利的进攻,这样就容易陷入围攻对手铁桶阵的麻烦,因为长时间的攻坚乏力,一旦出现失误很容易被对手利用后场空间实施反击。

  很多人说,德国队攻坚不力是因为缺少中锋,但是在灯塔哥看来这个问题其实是勒夫的“德意志传控”踢法已经落后导致的,但德国队把对手压迫的太紧,其实也堵住了自己进攻的空间,这种情况下再没有克洛泽这样的优秀中锋,进攻难度可想而知。

  再有,现在的球队普遍学会了防守传控踢法,并且破坏永远要比组织简单,打反击又安全又有威胁,传控优势已经基本没有了。

  他麾下球队无论霍芬海姆还是RB莱比锡都表现出了极强的弹性,攻得上退得回,阵容转换速度极快,常常一两个球员的变动就能带动攻守形态的转变,更为整体、快速、直接的球队,正是目前暮气沉沉的德国队所需要的。

  红牛不论三中卫还是四后卫体系,于帕梅卡诺等几名球员的组合都兼具出球和身体优势,能够及时前提回撤防线、并且给前场稳定提供炮弹。

  在德国球员中找出几个类似于莱比锡类型的后卫也并不困难,目前勒夫一直使用的三中卫甚至可以无缝衔接,如果算上博阿滕这些被打入冷宫的老将,德国的后防线问题不大。

  至于双前锋的使用,维尔纳是纳帅的爱将,使用说明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只要在德国球员里找一个有辅助能力的大中锋(菲尔克鲁格、塞尔克都可以考虑,不需要有克洛泽那么强的实力,能当支点就行),发挥红牛阵中波尔森的作用就能让维尔纳灵动起来。

  有了前后场的基本配置,中场配上几个可以灵活穿插跑位的中场球员,绝对可以为进攻制造空间,从而打出速度、打出激情。

  纳格尔斯曼的球队一般都非常善变,维尔纳还在队中时期,4-4-2变3-5-2,去年欧冠上4-2-3-1变3-1-5-1都上常规操作,在最近这场对阵曼联的比赛中,球队又展现出了3-4-2-1变成3-3-4的骚操作。正是由于中后场个别球员在攻守不同状态下的位置转换,成就了红牛的灵活变阵。

  其中,左边后卫安赫利尼奥是个关键角色,欧冠中他的一个进球一个助攻是打败曼联的关键,西班牙人具有极强的边锋属性,在纳帅手中他的位置非常自由,在落成阵地防守时他落位左边后卫,但需要进攻他可以迅速前提当边前卫甚至边锋使用,本赛季他居然队中的最佳射手。

  另外红牛的两名后腰之一,在急需攻坚的情况下也会前插变成边前卫,上赛季欧冠淘汰马竞的比赛中莱莫尔就是扮演这个角色。

  而德国球员中显然也有具备这些属性的候选人,亚特兰大边翼卫戈森斯也能适应多个位置,上赛季进球助攻成绩都不错,这简直就是德国队的安赫利尼奥;至于那个擅长插边路的后腰,基米希一旦状态好,还有他不能打的位置么?

  另外,格雷茨卡、穆勒等球员的各种后插上也非常恐怖,拥有一群可以灵活变阵的中后场球员,德国队理应变得上下有度、更加多变。

  具有中锋属性的波尔森、索尔洛特都没有上场,前场安排了福斯贝里、恩昆库、小克鲁伊维特加上中场萨比策等人,在实际的进攻中,纳帅云集了六名都有盘带、传球、射门能力的球员。

  防守中保证中场人员数量,可以应对拜仁的高位压迫进攻;在进攻中这些人的跑位与相互的传球,又能在任何位置利用拜仁防线后的空挡,前场技术型球员的“无锋阵”反而令拜仁没有防守重点,以虚打实的操作确实高明。

  我们再把视角转向德国队,虽然缺少优秀中锋,但是前场具有速度、盘带、传球、射门能力的技术型球员很多,其中也不乏萨内、格纳布里、瓦尔德施密特这样的高手。

  如果德国队面对强敌,完全可以采用德甲天王山对决中红牛的套路,不担心对手的压迫,回收防守堵塞对手进攻空间的同时,用大量技术型球员在前场形成规模优势,一旦抓住对手的失误快速在某一点形成突破或者快速配合形成向前传球机会,这样的反击足够令人胆寒。

  纳格尔斯曼在接受采访中说道:“像国家队这样的年轻球队首先要学会应对这样的情况,我希望大家能更中立点,或者更加关注足球本身,而不是像一些专家和媒体这样使用一些非常贬义的词语。”

  很显然年轻是纳帅的最大资本,他不仅更善于学习,还能更懂得年轻球员的心态。德国队无论如何都到了持续改革的阶段,参考拜仁战术模板也好、仿照莱比锡战术打法也罢,球队都要解决一个基本思路问题。

  德意志传控显然不适应新德国队的需求,当年德国足协敢于启用克林斯曼、勒夫两位少帅带队并且取得成功,那么纳格尔斯曼也可以,只要有利的时机到来,这也不是不可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