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教授格兰奎斯特:“西民生活幸福”

西藏“314”暴力事件发生后,某些西方媒体对事件进行了与事实不符的报道,而一些西方有识之士的客观言论却被这些标榜“公正”和“”的媒体置之不理。来自芬兰的艾瑞克格兰奎斯特教授对此颇有体会,他撰写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了广泛关注。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位著名的资深脊椎动物标本剥制制作师。

格兰奎斯特教授曾参与多个欧洲自然史、动物学博物馆的景观制作和展览项目,也曾担任过芬兰两个自然史博物馆的馆长和北欧数个动物学博物馆的藏品管理员。他曾于2006年携夫人访问过西藏。

暴力事件发生后,面对西方媒体的失实报道,格兰奎斯特教授撰文《一个芬兰人眼中的西藏暴力事件》,通过20世纪初几名外国人在西藏的所见所闻,讲述了中国人民入藏以前,西藏的封闭和农奴主的残酷。同时,他还在文中揭露了的虚伪,并客观叙述了自己在西藏的见闻,说“(在那里)人们生活幸福”。

2006年访藏期间,格兰奎斯特教授通过和当地人交流,深入了解了西藏和那里的普通民众。由于格兰奎斯特教授在芬兰也是少数民族的一员,因此他对中国在少数民族方面的出色工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在访藏之后又试着查找了更多关于西藏的资料。格兰奎斯特教授说,从他的角度来看,西民的生活看起来非常自由。他说,的氛围很轻松,他在西藏期间从没观察到那里有任何受压迫的迹象。格兰奎斯特教授认为,西民的生活水平相当高,很多建设项目也让他印象深刻。他说:“西藏呈现着一幅美好的生活图景!”

在谈到这次的暴力事件时,格兰奎斯特教授说,属于神权专制阶层和贵族阶层的极少数西显然对今天的西藏感到沮丧,他们妄想恢复旧的制度。但绝大多数西民都不会支持回到过去。他说,中央政府为西藏做了很多,那并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而是真正为了西民。对中央政府做的这些事情,当地的人民都是看得见的。

当被问及这次暴力事件对北京奥运会的影响时,格兰奎斯特教授表示:“我们已经看到,支持奥运的只是少数人。肯定会有一些人试图扰乱奥运,但没有得到他所希望的支持。”他说,随着到西藏旅游的外国人越来越多,西方人对西藏的看法会发生变化。格兰奎斯特教授承认,他自己以前就深受冷战思维的影响,对中国的认识有限,但当他于2006年来到中国,了解了中国人后,他对中国的看法马上就变化了。他建议让更多的外国人来华旅游,让更多的外国人有机会讲述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因为“这会渐渐起到作用”。格兰奎斯特教授还说,让西方社会完全改变对中国的看法需要时间。

目前,格兰奎斯特教授应上海科技馆之邀,帮助中国培训标本剥制技术人员。他说,他们夫妇住在上海一个看不到外国人的地方,并结交了很多中国朋友。格兰奎斯特教授认为,这是了解一个国家最好的方式。尽管在上海的生活即将告一段落,但他表示,中国需要他的专业知识,他也对中国充满了好奇,他准备明年冬天再到中国来,还希望有机会再次去西藏访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