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最难修建的五条道路有的修了半个世纪有的耗资近三百亿

根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近十年来公路总里程数以及公路密度逐年上升。截止2020年底,

在漫长的修路过程中,有的公路修了半个世纪,有的公路花费了近三百亿。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中国最难修的五条公路。

俯瞰四川省,有一条公路横跨川西高原,它就是汶马高速公路。汶马高速公路全长170.67公里。它的起点在汶川县,途中经过了理县、古尔沟、米亚罗、梭磨、卓克基,终点在马尔康市。

汶马高速难修的原因主要是地形复杂、地质多变、气候极端、生态条件脆弱以及工程建设环境复杂。公路自规划起就要将高原冰冻积雪、地质灾害等因素一一化解。其中修路过程中难度最大、最典型的就是长达13.15公里的狮子坪隧道。

汶马高速自2015年5月开工以来,历时5年零7个月,终于在2020年12月31日全线个月。

雅康高速也是四川的一条高速公路。雅康高速全长135公里,但海拔落差却有1900多米。它自东向西连接着雅安市、天全县、泸定县和康定市。整个项目桥隧比高达82%,是全国桥隧比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的公路之一。

雅康高速公路的重点工程是二郎山特长隧道,隧道长度为13.4公里,在全国高速公路隧道长度中排名第二。整个工程中的隧道总长约为50公里。二郎山特长隧道穿过了13条地震带,能够抵抗八度地震烈度,单个洞最大长度3.3公里。隧道独头掘进6.8公里,位列全国第一。

墨脱县曾被称之为高原孤岛。它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端,面积3.4万平方公里。这里地震频发,山势陡峭,自古以来都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存在。在墨脱公路没有修建以前,这里的人每年只有在气温最高的两三个月内,步行在羊肠小道上才能外出。出售土特产或者采购生活用品,全靠人背上的竹篓运输。

墨脱公路是墨脱人的致富路。全面修通以后,这里的人不用再背着生活必需品回家,也不用一年等一两次外出的机会。现在驾驶着汽车仅需要3分半钟就能穿越海拔高达3310米的嘎隆拉雪山。

京新高速像是一条墨色的丝带,连通了北京和乌鲁木齐。京新高速全长2540公里左右,贯穿了我国东北、华北、西北,串连了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以及新疆这5个省区。

京新高速是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修建过程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财力、物力、人力,使用多种防沙、控沙手段才保证项目顺利进行。

京新高速自2012年9月动工,2019年4月基本全线月全线建成通车。以前从乌鲁木齐到北京需要走霍连高速,但是现在可以直通北京,路程被缩短了1300多公里。

郭亮村位于太行山深处海拔1700米高的悬崖上。早年间,这里山势险峻,村民外出全靠明代在悬崖外壁凿出的一条石头台阶。1972年,在村里党支部书记的倡议下,以村民郭亮为首的13名勇士,用钢钎和榔头,亲手向硬度高达8.2级的大山发起冲锋。

从1972年到1977年,13位壮士终于打穿了这座围困了他们数千年的大山。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凿出了一个高5米、宽3米、全长1300米的道路。后来这里被外界评价为“世界最险要的十条公路”之一、“全球最奇特的18条公路”之一。

1961年,西藏军区派人勘探计划墨脱公路修建路线年,市计划修一条帕龙到墨脱的公路,但因为山势过于险峻被迫停工。1975年,该项目再次启动,但历时6年再次停工。多年的持续努力,仅仅只修出了一段100公里左右的公路。

直到2008年,该项目再次被国务院立项建设。2009年,正式开工建设,2013年,墨脱公路全线贯通。墨脱县也摆脱了“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城”的身份。

先后有200多名修路英雄不幸殉职,而且修了半个世纪才修好?它的修建难度到底在哪里呢?

平均海拔高达3000米以上,正常人在这样的海拔下生活都很难适应,更别说需要做大体力的劳动了。

墨脱环境极差。一年的时间里,有一半都是雨天,另一半则是寒冷的冰雪天。而且这里的地震活动频繁,每年有大大小小400多次的地震,并且烈度极高。修路之前就要考虑地震带来的影响,修路过程中还要承受地震带来的破坏。

印度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的缝合地带,而且周围其他山头经常给墨脱公路带来塌方和泥石流。所以墨脱公路极难修建。

遇山凿洞,遇水架桥。从1961年到2013年,墨脱公路经历了半世纪的建设,终于全线年底,墨脱公路已经帮助当地大约600名群众解决了就业问题,人均增收7000元左右。

。在京新高速公路修通以前,新疆的汽车想要开到北京,必须要向东南方向出发,抵达西安以后才能北上抵京。这两个方向之间几乎形成了一个90°的夹角,总里程数更是高达3900多公里,车辆运行极其不便。

。虽然京新高速公路为两座城市的路线公里以上,但它的建设过程却非常艰难,整项工程花费接近300亿人民币。花费金额如此之高,距离远、消耗的成本高是一方面,沙漠环境修路难才是关键。京新高速公路穿过的

。在这里,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刮着八级大风。由于沙漠中植被太少,所以每次大风都会带来夸张的沙尘天气。漫天黄沙在狂风里咆哮,拍打在人脸上时简直像一颗颗钢珠。昏黄的沙尘暴里,可见度不到10米。

。常年大风会让流沙堆砌的山像“长脚”了一样移动,一旦风沙堆积在公路上,这段公路就无法通车,清理维护成本极高。

。首先,他们在距离公路三百米外的上风口安装“围栏”,这些高1.5米的纤维网会将大部分风沙拒之门外。其次,他们在纤维网与公路之间,摆满了沙袋摆放的方格,这些一平米左右的方格中间都是空隙,一旦有风沙来到这里,就会被挡在沙格之中。最后,公路沿途还有碎石头筑起的最后一道壁垒。三重防线下,最大程度地避免了流沙覆盖公路。

。虽然耗资高达300亿人民币,但为新疆经济乃至全国经济发展,都带来了巨大的效益。基建狂魔——中国

。但是到了2015年,我国高速公路总长度就已经达到了12.5公里,成为了世界上高速公路总里程数最长的国家。但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就远超发达国家成为了世界第一。只要是人口数在20万以上的城市,98%以上都有高速公路通过,而且这个数据还在持续更新。

全世界排名前十的桥梁中,有8座都是中国修建的。不论是高度还是长度,中国的桥梁始终都在国际最前沿。

基建工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时间跨度久、资金消耗大、困难更是复杂多变。但是我国从来没有放弃过基建工作,

。基建狂魔四个字不仅仅是一句感叹,更是外界对中国速度、中国能力的高度认可。相信在今后,我们一定可以在基建中创造出新的中国奇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