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利偶像是纳粹军官父亲 当事女性:他是熟客

国际汽联主席莫斯利被曝光与5名狂欢作乐的豪宅,距离他和妻子简泰勒的住所只有几步路。在生活中,纳粹军官父亲奥斯瓦德莫斯利是马科斯莫斯利的偶像;在汽车世界里,妻子简泰勒则是将莫斯利引入F1的关键人物。

莫斯利当即将《世界新闻报》告上法庭,先提了个小要求:让《世界新闻报》将视频上有关莫斯利6P的视频撤下来。

本来这种已经流传甚广的东西,撤不撤也没什么意义了,在各种门类的视频网站上一搜就是一大把,清晰版,加长配乐版,无删节带字幕版本……偏偏法官艾迪也好这一口,英国伦敦高等法庭上周驳回了莫斯利的要求。艾迪说:“从该视频广泛传播的范围来看,如果我们裁定要求各大新闻媒体和网站停止播放‘性丑闻’的视频不具有实际操作性。”

这位国际汽联主席可是学法律出身,他认定视频传播侵犯了其个人隐私权。“是的,他本来对此事享有隐私权,但‘性丑闻’现在已经进入到全球公众视野。”艾迪也有反驳的一套,“莫斯利您得这么理解,当视频已经被外界广泛熟知时,您已经无隐私可言,怎么还可以要求法律对你进行保护。就好像水坝泄洪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世界新闻报》即便撤掉了视频链接,也不过是个面子工程,何况他们才不会放弃这种自我品牌提升的机会。莫斯利和报纸大战的第一回合,以完败告终。

目前该报流露出来的视频不过是个超级精简版,全长不过36秒钟,还没有露点镜头,拿“莫斯利和FIA合成图片”作为遮挡物贴在男女的关键部位上。《世界新闻报》和香港警方都秉持一样的原则:镜头只能作为内部工作需要播放。英国谈线围场”的两位主持人打趣:“我原来已经觉得莫斯利主席高高在上,现在更是无人能敌了。”

为了证明对于莫斯利涉嫌纳粹扮演的猜想不是捕风捉影,《世界新闻报》嚷嚷:不如给国际汽联理事会的主席人手一份,让大家各自观摩推敲吧。另外,他们还找到了这几名,要求描述她们与莫斯利的交情。

“他可是我们的老客户了。”一名女子表示,“第一次他和我们交易时,还用摄像机把全过程拍下,我们对他的古怪行为表示反感。”噢,看在金钱的份上吧,至少莫斯利出得起每人每小时125英镑的价格,时下这可是1725.5元人民币,“去年我们为他服务了三四次,基本上我们都要带上鞭子和奴役装备,不过也并不是每次都要玩虐待,这还得看客人的喜好与心情。这次交易的主题是纳粹,这是他的命令,我们只能服从。”

视频中,莫斯利全身赤裸手脚皆有镣铐,老头跪在地上,一名身着白色T恤黑色超短内衣,紧身露底装束的女子对莫斯利喝令:“把头低下。”原来这是给“新来的囚犯”抓虱子。军囚关系也颠倒过来,赤裸女子趴在椅子的长椅背上,呈反U字形,莫斯利用英语说:“这一定不是你第一次来这里。”然后他开始动手……

《每日邮报》说莫斯利是奥斯瓦德4个儿子中最宠爱的那个。按其家庭好友的话:“在马科斯还小的时候,奥斯瓦德就说他将来必成大器,18岁之前就能做公开演讲。”莫斯利的确做到了,那是在其父创办的极右联盟活动上讲演。

莫斯利的母亲迪安娜是奥斯瓦德的第二任妻子,有名的“米特福德交际花”,莫斯利出生后和爱尔兰的伯父生活,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后,父亲奥斯瓦德把他送到德国读书,所以不要为莫斯利一口流利的德语所惊讶,后来他进入牛津大学物理学专业。有意思的是,当他还是个大一新生时,有次学校查房,莫斯利从女生宿舍灰溜溜地离开。

莫斯利是父亲的忠实粉丝,他说奥斯瓦德和希特勒曾两度会面,其中一次是在他父母的结婚典礼上,“但是父亲并不喜欢希特勒”,因为“希特勒太过于凌驾人之上,他更喜欢墨索里尼。”21岁时,莫斯利在特拉法加广场被警察逮捕并罚款200英镑,原因是他阻止那些反对种族歧视的推广活动,警察从莫斯利的车上搜到了1根棒锤、3根镐柄和6支短棒。

1961年莫斯利受妻子之邀观看了英国大奖赛,之后深爱赛车运动,并于1969年成立了MARCH车队,斯图尔特、尼基劳达和施塔克等前著名F1车手都曾为他“打工”。莫斯利与父亲惟一发生分歧的地方就在于此,老莫斯利认为赛车运动很危险,一直规劝儿子重回律师行,另外他对于莫斯利不肯从政的做法也颇有微词。莫斯利解释:“政治在我看来一文不值,它既不能体现能力价值,也毫无对错可言。”

母亲迪安娜在她的自传《军官的女儿》中分析莫斯利涉足车坛的原因:“他需要更多的钱来养家。”莫斯利很快就在车坛中赚个钵满盆溢,他口口声声说:“金钱不会让我改变。”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