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琴散步做家务 诺奖女科学家享受家庭生活

当地时间10月5日,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分子生物学教授伊丽莎白布莱克波恩成为二00九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共同获奖人之一。 图为布莱克波恩接受同事的祝贺。 中新社发 陈钢 摄

十月五日凌晨二时四十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一个学生宿舍,彻夜等候第一个诺贝尔奖项揭晓的拉普罕姆等四个学生兴奋地打开香槟,庆祝他们的导师、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系主任布莱克波恩(Elizabeth H. Blackburn)教授成为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三位获得者之一。

拉普罕姆是布莱克波恩教授实验室里十二名同事之一。五日上午十时,他们聚集在校园基恩泰克大楼一楼,兴高采烈地谈论着昨夜的消息。“我们等待今天已经很久了。”

复旦大学生化系毕业生林珏是目前布莱克波恩教授实验室里资格最老的学者,她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十年。谈起她的老板,林珏说,“她永远都那么好奇,总是尝试新领域,挑战权威,她的得奖是迟早的事情。”

来自北京医科大学的李赏是布莱克波恩教授实验室里另一位中国学者,在这里工作了八年的李赏对布莱克波恩教授印象最深的是 “谦虚”和“平易近人”。“今天她得了科学的最高奖,还是跟平时一样到实验室来,和我们有说有笑。”

金色短发,着浅蓝色麻织外衣和黑色长裤,说话缓慢,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耐心聆听并回答记者的每一个问题,布莱克波恩教授给记者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她的实验室有十二个同事,她纠正记者说,“他们不是我的助手,是同事。他们都是非常棒的学者,我们一起在做着令人兴奋的研究。呵呵!”

职业生涯三十五年,今天之前,布莱克波恩教授在她的研究领域已经获得了五十五个重要奖项。“我并没有特别期待这个奖项,得奖不会改变我什么,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昨天半夜被报喜的电话吵醒,布莱克波恩教授对中新社记者说,“我还没有计划怎么跟家里人庆贺,儿子知道我获奖了,写邮件祝贺我。我想庆贺的最好方式还是大睡一觉。我困死了!呵呵!”

喜欢听音乐,弹钢琴,做家务事,每天尽量出去散步,到健身房运动,布莱克波恩教授告诉中新社记者,“家里没人时弹弹琴,尽管我弹得并不怎样,但很享受。呵呵!”

享受家庭生活是布莱克波恩教授的另一大乐趣。她的先生瑟达特教授和她在同一个系工作,他们有一个独子本杰明。“工作早九晚五,周末是我的家庭日。我们有时一起去看电影。”

因为发现端粒子和端粒酶如何保护染色体,以及它们在正常细胞功能、细胞老化和癌症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布莱克波恩教授和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格雷德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绍斯塔克教授共同获得了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们获得约一百四十万美元的奖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