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政治枷锁 超越足球的非洲第一豪门

明天凌晨,2022年非洲超级杯将在摩洛哥的阿卜杜拉王子球场打响,对阵双方是上赛季非冠冠军卡萨布兰卡维达德和非联杯冠军贝卡内运动复兴。赛事卫冕冠军,曾8次捧起非超杯的埃及豪门开罗阿赫利如今沦为看客,这支非洲足球的翘楚当下经历着暗黑时刻,过去3个月他们先是折戟非冠决赛,随后又在埃及超时隔30年跌出前2名。

长久以来非洲足球给我们的印象都是世界杯中的飘逸不羁。实际上足球一直是非洲大陆最喜欢的运动之一,在非洲国家争取民族独立、废除种族隔离的斗争中,足球曾扮演过举足轻重的角色。回看非洲足球的过往,开罗阿赫利队承载着最具代表性的历史。

足球在19世纪末被欧洲水手传到非洲,从港口到内地,非洲人民对足球的热爱与生俱来。当时这片大陆仍是英法殖民地,帝国主义者担心足球唤醒民族觉醒和团结意识。他们有意将足球打造成精英运动,早在1886年就在非洲组织起最早的足球比赛,殖民者选拔出色的非洲球员加入本国俱乐部和国家队,试图将足球与下层彻底分割。

开罗阿赫利的崛起打破了殖民者的垄断,这支来自埃及首都开罗的球会1907年由高中学生组建,“阿赫利”是阿拉伯语中“国民”的意思,球队广泛从中下层吸纳球员,并在早期的侯赛因苏丹杯连续击败英国人的球队,1922年至1932年开罗阿赫利10年取7冠,在埃及全境掀起民族主义思潮。

二战之后,表现优异的开罗阿赫利成为埃及争取民族独立的精神寄托,为对抗这一思潮,当政的法鲁克国王重金收购其劲敌扎马雷克,改名法鲁克一世俱乐部与之对抗。然而当权者高价培植的球队却被阿赫利吊打,自1948赛季开始阿赫利豪取埃及联赛3连冠,直到1952年埃及革命法鲁克下台。阿赫利则继续辉煌的战绩,并将战绩扩大到9连冠。

受开罗阿赫利鼓舞,非洲足球越来越多参与到政治斗争,1954年阿尔及利亚球员公开法国国家队征召,越来越多的优秀球员拒绝前往宗主国效命。1958年世界杯前,非洲各国组建自己的国家队相互比赛,国际足联的谴责在非洲足球面前一文不值。

独立运动如火如荼,足球让各国协作加深。1956年非洲足联成立,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和南非是4个创始国。由于南非坚持种族隔离政策,非足联果断将他们踢出非洲杯赛场,顶着国际足联的警告,1957年首届非洲杯尴尬到只有三国参赛。然而这却是一次伟大的开端,三国在足球领域的不屈鼓舞着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加入反抗。

1964年在东京召开的第34届国际足联大会,加纳代表当众怒斥世界杯名额分配不均,非洲名额远远不如欧洲。时任非洲足联主席、埃及人穆斯塔法也抗议国际足联支持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的罗德西亚(独立前的赞比亚和津巴布韦),非洲足联随即宣布1966年世界杯。这次反击让国际足联颜面扫地做出退让,非洲足球才在1970年才首次走上世界杯赛场。

足球是非洲争取独立道路上重要的精神寄托,为表彰开罗阿赫利的贡献,非洲足联授予“20世纪非洲最伟大球队”称号,其成就超然于足球领域。或许正因如此,球迷们对开罗阿赫利的战绩要求极为苛刻,自1992赛季至今球队从未跌出过联赛前2名,期间20次夺冠,7次屈居亚军。在非冠赛场上,开罗阿赫利同样强势,10次夺冠5次屈居亚军,战绩远超其他竞争者。

不过最近半年间,开罗阿赫利却陷入困境,他们先是在非冠决赛0-2不敌卡萨布兰卡维达德无缘3连冠,随后又在刚刚结束的2021-22赛季埃及超后继乏力滑落第3名,创过去30年最差联赛排名。上任仅2个月的葡萄牙籍主帅里卡多·苏亚雷斯惨遭解雇,虽然外界不乏同情之声,但辉煌的沉淀注定了球队不能有太大容忍度。

足球对于非洲人的意义远超体育范畴,它是人们挑战强权、争取独立的精神象征。如今超级杯再度打响,昔日高光的主角开罗阿赫利却悄然退场。作为非洲足球过去最杰出的代表,我们也期待这支埃及国民级豪门能够早日重返正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