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上将约翰皮奥特罗斯基的成功之路

中国网新闻6月2日讯美国《空军杂志》刊登美国空军退役的战斗机飞行员和自由撰稿人约翰洛厄里的一篇文章,简要介绍了美国空军上将、空军副参谋长约翰皮奥特罗斯基的成功之路。

1934年2月17日,约翰·皮奥特罗斯基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1952年9月应征入伍,加入了美国空军。皮奥特罗斯基从应征入伍的无线电修理工开始,最后成为美国空军四星上将、美国空军副参谋长,从而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

皮奥特罗斯基是一位波兰移民的儿子,毕业于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的亨利·福特职业技术学校。朝鲜战争爆发以后,18岁的皮奥特罗斯基进行了入伍登记。他先后在拉克兰空军基地和凯瑟乐空军基地接受基础训练,1953年7月转至哈林根空军基地接受进一步的培训。

在新兵训练中心结束训练以后,皮奥特罗斯基被分配到凯瑟乐空军基地学习基本的电子课程,然后进入了雷达维修学校学习。在一次检查周末值勤表的时候,皮奥特罗斯基发现了一封邀请志愿者作为飞行员或者导航员参加飞行训练的信件。皮奥特罗斯基立即主动报名参加。

很容易地通过测试以后,皮奥特罗斯基告诉面试官,他希望参加飞行员训练。面试官告诉他,飞行员训练班可能要延迟两年;而导航员培训班可以在短短几个星期完成培训。皮奥特罗斯基则自信的回答:“先生,你刚刚获得了一名导航员。”

中国网新闻6月2日讯美国《空军杂志》刊登美国空军退役的战斗机飞行员和自由撰稿人约翰洛厄里的一篇文章,简要介绍了美国空军上将、空军副参谋长约翰皮奥特罗斯基的成功之路。

1934年2月17日,约翰·皮奥特罗斯基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1952年9月应征入伍,加入了美国空军。皮奥特罗斯基从应征入伍的无线电修理工开始,最后成为美国空军四星上将、美国空军副参谋长,从而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

皮奥特罗斯基是一位波兰移民的儿子,毕业于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的亨利·福特职业技术学校。朝鲜战争爆发以后,18岁的皮奥特罗斯基进行了入伍登记。他先后在拉克兰空军基地和凯瑟乐空军基地接受基础训练,1953年7月转至哈林根空军基地接受进一步的培训。

在新兵训练中心结束训练以后,皮奥特罗斯基被分配到凯瑟乐空军基地学习基本的电子课程,然后进入了雷达维修学校学习。在一次检查周末值勤表的时候,皮奥特罗斯基发现了一封邀请志愿者作为飞行员或者导航员参加飞行训练的信件。皮奥特罗斯基立即主动报名参加。

很容易地通过测试以后,皮奥特罗斯基告诉面试官,他希望参加飞行员训练。面试官告诉他,飞行员训练班可能要延迟两年;而导航员培训班可以在短短几个星期完成培训。皮奥特罗斯基则自信的回答:“先生,你刚刚获得了一名导航员。”

以前的电子课程和雷达维修知识为皮奥特罗斯基参加导航员培训提供了非常理想的条件。1954年8月,他获得了空军导航员银色机翼徽章并被授予少尉军衔。

培训结束以后,皮奥特罗斯基被分配到位于日本的第67战术侦察联队,开始执行天气侦察飞行任务。同时他又学习了两年的大学课程。

晋升为中尉以后,皮奥特罗斯基回到美国,请求参加飞行员训练并获得了批准。皮奥特罗斯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被授予司令官奖杯。他被分配到威廉姆斯空军基地的战斗机中队参加作战人员训练。由于他具有电子和雷达专业背景,因此他在威廉姆斯空军基地担任电子产品维修人员。

皮奥特罗斯基认为这项工作非常合适,因为他擅长改善作战飞机的火控系统和雷达系统。同时,他驾驶喷气式战斗机和基地的C-47型、C-45型运输机平均每月飞行90小时。很快,他晋升为上尉。

1961年5月7日,皮奥特罗斯基前往埃格林空军基地赫尔伯特机场报到。新的单位将装备海军的T-28B型教练机和A-26型轻型攻击轰炸机。虽然皮奥特罗斯基具有这两种飞机的飞行经验,但是却被指派为武器装备和军需品的负责人。不过,他觉得一定会有飞行机会。

皮奥特罗斯基对这项工作表示担忧,因为他的弹药经验仅限于使用训练弹药。他的上司是一名二战老兵,正好保存了两本重要的陆军航空队的作战手册—《飞机炸弹》和《飞机的弹药》。他把这两本手册赠送给了皮奥特罗斯基。

皮奥特罗斯基记住了这两本手册的内容。在新的工作单位,他显示出非凡的才能—一名喷气机时代的飞行员、武器弹药的负责人并且深入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武器。这些综合知识使他成为崭露头角的空中突击队行动中不可或缺的宝贵人才。

1962年1月,皮奥特罗斯基跟随美国空军的特种部队——空中突击队,派出两架AT-28型轰炸机从南越的军事营地边和机场起飞,去支援受到北越部队攻击的美国陆军的一支特种部队。

到达目标区域上空后,光线昏暗,能见度很低,使支援任务变得异常艰难。不过,飞行员们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从AT-28型轰炸机上向北越部队投掷了4枚凝固汽油弹并使用机枪进行了扫射,成功打退了北越部队的攻击,帮助陆军特种部队成功解脱。这一次成功的经验,成为了约翰·皮奥特罗斯基上尉第一次真实的作战体验。

皮奥特罗斯基在以后的3年中经常参加作战行动,同时也参与新型武器的研制工作。

美国陆军的豪兹委员会(即陆军战术机动需求委员会,以陆军中将汉密尔顿·豪兹的名字命名)要求皮奥特罗斯基前去作证,以评价空军对于地面部队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经过充分的准备,皮奥特罗斯基后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为反叛乱作战飞机的可靠性和实用性发表了证词。

由于美国空军的作战引导程序,皮奥特罗斯基在1965年享受了6个月的休假,利用这段时间他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大学校园获得了大学学位。他以优异而且完美的平均4.0分的成绩毕业。他又回到了第一空中突击联队,这一次是作为一名飞行教官而不是武器装备和军需品的负责人。

而后,皮奥特罗斯基被送到内华达州的内利斯空军基地战斗机武器学校接受更多的教育,研究F-100型“超级佩刀”喷气式战斗机的火控系统、雷达以及20毫米口径的M39型机关炮。他很快就被分配到武器学校的一个小组,进行为期一周的常规武器和战术训练课程学习。他的训练任务还包括驾驶F-4C型“鬼怪II”式战斗轰炸机。

获得“鬼怪”式战斗轰炸机的驾驶合格证以后,皮奥特罗斯基正式在战斗机武器学校任教,指导这所学校的学生研究飞机的武器系统,在飞机飞行时作为飞行员教官。正是在这个任务期间,他创立了喷气式战斗机使用悬浮降落伞信号弹进行夜间拦阻和近距离空中支援技术。这项技术通过空中突击队的AT-28型轰炸机以及B-26型轟炸机进行了完善。

1966年,皮奥特罗斯基协助美国海军研制的AGM-62型“白星眼”光电制导滑翔炸弹投入批量生产。这种炸弹具有“发射后不管”的先进性能。1967年这种武器开始用于越南战争,装备在了多种攻击机、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上,该武器被证明实战效果非常好。

皮奥特罗斯基完成了一系列的武器开发和教学任务后,晋升为空军上校,并被任命为美国空军驻意大利阿维亚诺空军基地第40战术大队的指挥官。在他的领导下,第40战术大队被美国空军监察长评为“最佳空军大队”。

1976年,皮奥特罗斯基被任命为俄克拉荷马州廷克空军基地第552空中预警和控制联队的指挥官。第552空中预警和控制联队装备了E-3A型“望楼”大型空中预警机,这成为美国大陆防空的主要预警系统。然而,由于成本超支,美国国会对这种预警机的功效进行了辩论。

皮奥特罗斯基(此时已经是一名准将)认为E-3A型“望楼”预警机具有更大的任务潜力,并希望在战术空战时能够部署预警机并指挥空中资产。他将他的观点通过全球部署的关键官员进行验证,同时在战术和防空任务中展示了预警机的重要用途。随后空中指挥和控制的概念成为美国空军学说的一部分,并在战斗中被一再证明。

1982年,皮奥特罗斯基晋升为中将,并担任南卡罗来纳州肖空军基地第9空军司令。

1985年8月,皮奥特罗斯基晋升为上将,并担任空军副参谋长。1987年2月,他担任北美航空航天防御司令部的司令和美国太空司令部的司令。

皮奥特罗斯基的人生故事是美国人实现美国梦的典型例子。一个波兰移民的儿子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努力和勇气,从普通的士兵成长为美国空军的高级领导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