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足球需要速效救心丸 铁血主帅从不会认输

尽管法国队未能杀入四强,但对比过去两届大赛中那两支拥有豪华阵容却深陷内讧泥潭的“丑闻之队”,现在这样一支没有绝对巨星的平民球队能够跻身八强,本身已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再加上他们在本届世界杯比赛中展现出的团结、拼搏以及巨大的潜力,高卢雄鸡彻底扭转了过去几年给外界留下的丑陋形象。这一切的最大功臣,就是法国队主帅德尚,这位曾经的铁腕队长,如今的铁血主帅——是他,以一种法国人骨子里最痴迷的英雄方式回归,带领法国队找回了他们丢失已久的灵魂!

法国队在1998年和2000年连夺世界杯和欧洲杯冠军时,所有人都将齐达内视为法国队的灵魂人物。但实际上,沉默寡言的齐达内从来都不是法国队中的大哥。真正的球队灵魂,是队长德尚。法国《队报》曾评价道:“德尚总是承当着连接各方的重任,虽然不被观众注意,但他对任何球队来说都是巨大的财富。”在回顾这两届大赛时人们普遍认为,法国队的成功之处在于拥有一条空前强大的后防线,而德尚则在后腰位置上扮演着后防线前一道令人望而生畏的屏障,同时也是攻防的枢纽。德尚的性格极为坚毅,当时球队主力后卫德塞利在谈到德尚时曾如此描述:“他永远都不会认输,除非他死掉。”

尽管当时的法国天才坎通纳和吉诺拉都看不起这个只会干苦力的小个子,但在先后两任主帅雅凯和勒梅尔眼中,德尚这样的性格是球队不可或缺的,雅凯甚至形容他是“统帅”和“领头羊”。

随着2010世界杯和2012欧洲杯的惨败以及内讧丑闻,让法国队的球队形象跌到冰点。2013年,法国《巴黎人报》联合权威民意调查机构BVA研究所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有82%的球迷认为国家队过于个人主义而没有集体感。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德尚从布兰克手中接过教鞭。相比布兰克的“垂拱而治”,德尚是事无巨细,试图将国家队所有细节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他几乎没有个人生活,要么在球场,要么在足协,吃住都很随意,深得法国足协主席勒格埃拉的信任。

在德尚眼中,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他曾如此说:“我有自己构建球队的底线,团队意识和战斗精神是两大根本,球员必须时刻谨记这一点,我希望他们能够尊重我的底线。球员没有犯错的权利,如果我感觉到有人可能会危害集体利益或者与团队价值相违背,绝不录用。”在这种建队思路下,纳斯里、本·阿尔法、姆维拉和梅内这些有实力但经常惹麻烦的球员都只能无缘世界杯。而正是他的这种强硬风格,造就了如今法国队团结的队内气氛。

在德尚的床头,常备两本书,一本是曼联教父弗格森的《我的自传》,另一本则是NBA名帅、“禅师”菲尔·杰克逊的自传《11枚冠军指环:成功的灵魂》。这两位名帅有着共同的特点——“天生胜利者”。德尚也希望把这种对胜利的极度渴求灌输给自己的队员。据《每日邮报》报道,就在1/8决赛前,他还专门给每名法国队员发了这两本自传,以激发他们的激情。

和前任教练布兰克崇尚巴萨的快意足球相反,工兵出身的德尚更喜欢实用主义的防守反击,这在本届世界杯上显现得特别明显,他在中场排出的三后腰“黑又硬”,给球队后防线提供了足够的保护。在稳固防守的基础上,以瓦尔比埃纳、本泽马和格列兹曼组成的前场阵容,能够以更加放松的心态投入到进攻中。球队杀进8强后,在不少法国的网站和论坛上,球迷们高呼着:“德尚——法国队正确的指路明灯”,以此表达对德尚的支持。带领着这样的一支年轻的球员,在未来的2016年欧洲杯,甚至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德尚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实在难以估量。

在法国足球史上,有三个最为辉煌的黄金年代,分别是上世纪50年代、上世纪80年代和上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在这三个年代中,都有“强人”带领法国队走向辉煌。而在缺少强人的时代,法国足球却长期默默无闻一蹶不振。是什么样的原因,使高卢雄鸡一旦没了强人带领就会迷失?或许,要从法国人的民族性格中去探究。

在高毅所著《法兰西风格:大革命的政治文化》中,有这样的表述:“在法国人的灵魂里,深刻着一种名为‘英雄情结’的烙印。”法国历史就是英雄主宰的历史,从“太阳王”路易十四到“科西嘉佬”拿破仑,英雄的荣耀就是法国的荣耀,伏尔泰说得好:“我们的民族是那么信奉英雄,以至于国家所有的沧桑荣辱全维系于一人!”

这种英雄情结,起源于现实世界中强烈的缺失感。法国社会经历了18世纪极富理想色彩的启蒙与充满英雄主义的革命之后,就陷入了令人尴尬的停滞中。因此,由来已久的英雄情结只能在艺术的世界中焕发出时代的光彩。十九世纪法国现实的多棱镜将英雄形象幻化成了三种类型,促成了古典、宗教及世俗理想主义的多元互动。代表人物,就是在欧洲广泛流行的法国系列漫画《高卢英雄传》主角阿斯泰利克斯、传说中的“圣骑士”罗兰,以及“圣女”贞德,后两者拥有成为英雄所需要的所有元素——虔信宗教、忠君爱国、勇敢坚强、珍视友谊,由此可以看出法国人民对英雄的狂热崇拜,乃至于罗兰之死竟让“十万法兰西人都昏过去倒下”,贞德的和她的旗帜“出现在哪里,法国士兵就奋不顾身地跟上去”。这也不难解释,为何没有强人带领,法国足球总是身陷泥潭,无法自拔。

二战结束后,以科帕、方丹为代表的一帮才华横溢的球员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1958年瑞典世界杯上,他们达到巅峰。方丹在一届世界杯中独进13球,创造一段至今无人能够超越的传奇。而那支球队的真正精神领袖是中场发动机雷蒙·科帕。这个身高1米67的小个子,第一次荣获欧洲金球奖,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此后四届世界杯,法国队三次无缘决赛圈。

1982和1986年两届世界杯,普拉蒂尼率领球队杀入四强,尽管最终都被德国队阻挡,但当时的法国队堪称最华丽的球队。1984年欧洲杯,他们最终夺冠,普拉蒂尼打进9球成为最佳射手。1983年到1985年,普拉蒂尼完成了史无前例的金球奖帽子戏法。如今普拉蒂尼已是欧足联主席,在足球政治界,继续展现着自己的“强人”风范。在普拉蒂尼退役后,法国队无缘两届世界杯。

主帅雅凯铁腕无双,清洗坎通纳、吉诺拉等名将一度引起举国非议。而队长德尚则是雅凯意志的最完美执行者,是更衣室内的领袖。至于齐达内,他的作用和成就已经不用赘述。值得一提的是,在2006年世界杯上,34岁高龄的齐达内以一己之力带领不被看好的法国队一路杀入决赛,可以看做是那个强者时代的最后挽歌。此后,法国队被各种丑闻笼罩。

德法大战吸引眼球,法国《费加罗日报》在日前也对这场大战进行了分析,该报另辟蹊径,邀请经济学家主要从经济学角度分析了双方的优劣。他给出了经济学上的11个指标,就像足球场上两队的11个战士一样,令人玩味。

1.GDP:德国总是在这项指标上表现良好,过去10年GDP平均增长1.7%。而法国,远远落后于自己的邻国,连续第三年GDP增长低于1%。

2.机器采购量:2012年德国以17500次工业机器采购数量碾压法国的2956次。如果德国继续在工业改造上遵循相同的趋势,那《工业4.0》(德国高科技战略计划)将会轻易战胜法国。

3.就业率:默克尔的战略选择比奥朗德的策略更加有成效。德国以72.8%的就业率胜过法国的64%,德国人知道如何让老年和青年更好地就业。

4.财政压力:德国在这方面的政策为他的企业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49%的财政压力就体现出了优势。而法国不实行改革来减轻税收,以65%的财政压力败给对手。

5.出口企业量:我们统计到德国的出口企业几乎是法国的3倍。30万对比12万,这个数据反映出德国的团队精神。

6.出生率:法国平均每个家庭2个小孩,而德国只有1.38,法兰西民族将更加有活力。

7.单位劳动成本:2008年法国单位劳动成本净增2.5%,而德国增加了3.7%,法国适度的工作报酬让法国企业恢复了竞争力。

8.高等教育比例:相比法国的43.6%,德国高等教育比例只有31.9%。毫无疑问,法国队可以依靠球员的天赋、速度、科技、创新而拉开与邻国的差距。

9.资源成本:在能源成本的比较上,德国的耗费几乎是法国的两倍,这个劣势大大影响了德国公司的盈利能力。

10.贫穷率:即使德国刚刚通过了提升最低工资的方案,但长期对非技术人员的不合理工资使我们不得不把这把天平扳到法国这边。

11.失败成本:在2013年末,法国重要企业的失败成本攀升到51亿欧元,而德国是280亿欧元。如果计算经济失败的总成本,德国失去他的领先地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