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杜:1年后考慮入籍工資不如德羅巴不擔心欠薪

“不用這麼客氣。作為職業球員,接受採訪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對於採訪前的客套話,遼足外援埃杜這樣回答,在等地的踢球經歷讓他變得很職業。即便是接受採訪,也是規規矩矩,說起話來滴水不漏,嚴謹得不太像個巴西人。

在沙爾克04踢球時,埃杜(左)曾和勞爾做過隊友並且關系不錯,埃杜曾說:“每天和勞爾訓練比賽,學到很多。他在我看到的世界所有球員裡能排進前三名。”

2010-11賽季歐冠1/4決賽首回合,當時還身披德甲沙爾克04戰袍的埃杜(左),在客場與國際米蘭的交鋒中梅開二度,幫助球隊5比2大勝,並最終歷史性闖入歐冠四強。

埃杜:我在韓國、土耳其、德國都踢過球,非常喜歡新鮮事物,在韓國踢球時便非常喜歡亞洲的環境。另外有很多巴西球員在中國踢球,聽說他們過得很愉快,所以我願意接受這份新的挑戰。

埃杜:並沒有刻意去了解中國的足球和社會,只是聽在這裡踢球的朋友說過一些,這裡的一切對於我來講都是新鮮的。

新京報:你來中國之前,中國足協剛剛處罰了掃賭反黑風暴中涉案的俱樂部,這會影響你對中國足球的認識嗎?

埃杜:來中國之前對這方面的消息了解得不是很多。作為職業球員,這些事情不是我能改變的。我首先要把自己做好,不參與類似的事情。到了中國之后,我也沒有發現有這方面的問題,生活和工作都很開心。

新京報:你曾在德國、土耳其、韓國踢球,你覺得自己是一個適應性很強的球員嗎?

埃杜:如果有家人的陪伴,我可以去任何地方踢球,我是一個適應能力很強的球員。我也非常喜歡中國。德國的生活對於我來說也許會更好,但在事業方面我還是想有新的追求,所以來到中國。

埃杜:收入其實沒有很大區別。來遼寧之前(效力於沙爾克04),我同時收到韓國球隊和中國球隊的邀請。對於我而言,收入差不多的話,我不會走老路,我會選擇一個新的足球環境。

埃杜:我在中國隻踢了5場聯賽,所以還不能對中超進行很客觀的評價。中超引進了很多知名球員和教練,正處於上升的趨勢,這是一個欣欣向榮的聯賽。K聯賽跟中超的對抗水平基本上差不多,而我們正處於一個上升的過程。

埃杜:不能這麼說,對於任何一個前鋒來講,進球並不是取決於個人的發揮。我進球多不能說我個人有多好,而是球隊發揮得好。如果一個前鋒得不到更多的支持,怎麼可能進球呢?

埃杜:我不會給自己設定一個具體的數字,但我會在每場比賽中拼盡全力,爭取進更多球。作為一個前鋒,進球是我的職責,我非常喜歡進球的感覺。

埃杜: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團隊,有非常優秀的球員。我們前兩場踢得相當好看,但有些球員欠缺“王者氣質”。隊員們有時候比較鬆懈,認為一場平局就OK了,這樣是不好的,我們應該每場都要爭取勝利。隻要我們保持一個王者的心態,肯定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球隊。

埃杜:我不太了解中國的儒家思想。我本人來到球隊,我的想法是唯一的,就是想贏球,贏得每場比賽的勝利。即便在打廣州恆大的時候,也不要去想他們很強,我們打不過,絕對不能有這樣的想法。如果我們去掉這種想法,球隊會更上一個層次,會成為一支非常強的球隊。

埃杜:我和青島隊的后衛古斯塔沃一起踢過很多年的球,比較熟悉,另外我也認識富力隊的達維。

新京報:你跟穆裡奇熟悉嗎?他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受到邀請,願意加入中國國籍。

埃杜:我了解穆裡奇,但沒和他見過面。我知道他在中國踢了4年,對這裡都很熟悉,他是一個非常棒的球員,個人能力很突出。如果中國需要他,而且他也很喜歡為中國踢球,為什麼不呢?

埃杜:作為一個32歲的球員來說,可能歲數有點兒大了。另外我來中國時間很短,對這個國家還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們隻能一年之后再談論這個話題。如果一年之后大家都很喜歡我,而且中國也需要我,為什麼不呢?

新京報:來中國之前,你跟李瑋峰(水原三星)、蒿俊閔(沙爾克04)都有過接觸,你怎麼評價這兩名球員?

埃杜:李瑋峰和蒿俊閔是很不錯的球員,但他們屬於不同類型的球員。李瑋峰是一個強力的后衛,在任何時候、任何球隊都能夠擔任領袖。蒿俊閔個人技術很突出,射門也非常棒,這兩人都是非常棒的球員。

新京報:德羅巴、阿內爾卡這樣的大牌都曾在中國踢球,但由於俱樂部拖欠工資,他們都離開了。中國一些俱樂部會拖欠工資,你會有這方面的擔心嗎?

埃杜:德羅巴和阿內爾卡的工資太高了,一個俱樂部同時負擔這兩名球員的工資,確實有些困難,但我也不知道他們具體是因為什麼原因離開的。對於我來說,我沒這種擔心,因為我的工資沒有他們倆的高。

東莞太子輝涉黃被拘遭綁中國游客安全文章回歸家庭中國26人養1公務員國務院大人物被人肉兩桶油獲補貼超千億MH370位置大致確定蒙冤叔侄出獄買寶馬沈陽地鐵騷動蘭州居民訴水廠遭拒國家部委處長晒工資北京村民持刀抗強拆蘭州突遭冰雹襲擊曝奶茶妹妹追劉強東女演員柏青病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